期待唐奖法治奖对话 激荡台湾新思维

第三届唐奖周19日启动,全球大师级人物汇聚台湾,笔者期盼各界把握机会来“挖宝”。年底将满6岁的唐奖,从这三届评选的专业独立、获奖大师们的反应,我们欣慰看见,唐奖不负初衷,越走越好,也让台湾在世界广交益友。

唐奖创办人尹衍梁先生,设置“永续发展”、“生技医药”、“汉学”以外,还成立“法治”,共4个奖项,希望补足诺贝尔奖未能兼及的领域。记得尹先生说:“没有法治,是无法成就永续发展等三个奖项。”笔者从事法学教育与律师实务工作,见证台湾70年从法制走向民主法治深化的历程,对这句话深有感受。

笔者就从法治奖角度来谈。从三届得奖人的身上,每一位所彰显的实践与精神,对世界影响深远,也巧合呼应时代的需要,对台湾面临的多重挑战尤有启发,例如转型正义、司法改革、接轨超国界、法治升级、新政治等等。

第一届萨克思(Albie Sachs),是传奇性的南非前大法官,参与终结种族隔离、制订民主新宪法。他在台湾的交流,一是法官在判决中的人性与责任,已被台湾法官在不少判决书中引用,潜移默化影响司法改革;二是他“温柔的复仇”的亲身故事,以完善南非民主法治、寻求真相的谅解和解,就“非共产极权”的“转型正义”经验,为台湾各界上了一课,看见历史和解的新可能。

第二届阿尔布尔(Louise Arbour),前国际刑事法庭检察官,成功起诉、逮捕屠杀平民的国家元首,实践“人权胜主权”的正义精神。她是加拿大前大法官、成功推动狱政改革,后来担任联合国人权机构领导人,现任联合国全球移民事务特别代表。她在台湾演讲,谈国际层次的法治原则,巧合对应到近两年的国际秩序挑战;对于主动接轨参与国际的台湾,她逆向思考建议,由于目前不在联合国、未被许多公约约束,反而可以在法规范治理做些不同的新尝试。

第三届是拉兹(Joseph Raz),哥伦比亚大学法实证主义大师,是大师哈特的高足,也是大师德沃金一生激辩的“笔友”。相较于前两届的“行动实务法律人”,拉兹透过数十年法理思辩,探寻法律的定义本质、法律推理、与道德及自由的相互关系、乃至政治哲学,为法治深化宽拓道路。正当民主国家面临民主倒退、法治需升级的挑战,现代社会多元价值的冲突调和,乃至国际法规则在大国竞争的摆荡时刻;诸多难解问题,部分求解之途,就在基础法学的思辩中。

此外,拉兹出生于中东热点巴勒斯坦,留学以色列,在美国任教。笔者有机会一定要向他请教,怎么看亚洲热点台湾?拉兹业余爱好艺术与美学,酷爱摄影、电影,看了不少东方电影,而台湾融汇中华与多元亚洲文化,又有很多透过镜头故事为社会求解的杰出媒体人;想到这,让笔者贪心的期待今年,激荡出跨领域的精彩对话。

回想前两届,笔者有幸与法治奖获奖人多次对话,观察到他们在台湾期间,以大师级的浅白语言,精炼深入与公众对话,很用心聆听、观察、理解,台湾的人文民主法治发展,也注意到全民参与国际的迫切心愿,他们慷慨谦和的分享对台湾的观察与建言,与我们激荡出新思维。法治奖如此,其他奖项获奖人亦然。

最近,台湾陷入“促转争议”的纷扰,我想引述萨克思第三度来台、18日在台北的分享,“真相和解不是为了改变南非,真相和解是为了让人们从过去的痛苦中,得到医治,有动力继续往前走,真正的和解不是在于委员会的存在,而是宪法的人权保障,以及不同族群诚恳地互相对待。”

第三届唐奖周,是国际知识界焦点,也是台湾幸运偏得的文明飨宴,希望各界朋友、青年与媒体别错过,一起用思想与行动参与。在台湾,再一次吹响世界文明的号角。

(作者为财团法人唐奖基金会董事、法学教授)

2018年9月20日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