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如何導向正義 「九月」教會我們的事

兩周前參加第3屆唐獎盛典,筆者重逢首屆法治獎得主奧比.薩克思(Albie Sachs)和他的太太凡妮莎(Vanessa September)。身為白人的薩克思是南非前大法官,與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共同衝破種族隔離,開創和解式轉型正義的典範。

首屆唐獎於2014年9月,典禮前筆者與薩克思夫婦餐敘時,凡妮莎刻意告訴筆者未冠夫姓的原因,並道出了「九月」的故事。百年前在南非冬去春來開市的九月之日,她黑膚色的先祖在九月被作為奴隸出售,為了要終生牢記先人的苦難,她要以「九月」(September)為姓。

南非的九月,曾經是種族隔離的黑白劇,經「和解共存」已掛上彩旗,有色人種不再避諱身世。而台灣該以怎樣心態,揭開與癒合歷史傷疤?從九月的故事,看九月發生的事,我們該學會什麼。

2018年9月,中華民國在台灣可謂多事之秋。外有中共施壓我國邦交;內憂,有促轉會因張天欽謬論淪為選戰打手、限縮公民權應對大陸擬給台胞「居住證」之爭議、《通保法》擬修正挑戰「法官保留」等。是哪些原因積累,讓台灣進退維谷,使今天的民主不再讓我們自豪?

全面執政,固經全民投票授權,然執政黨若缺乏法治、憲政意識,將使民主坐困失衡愁城。朝野當前的挑戰,是如何處理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兩大模式,一是南非拆除種族隔離,以「和解共生」出發;二是東德、波蘭等東歐國家,在共產極權解體後,不同程度的「除垢」。做法看似迥異,然首要目標都是「以釐清真相為基礎的和解」。相較兩者,台灣解嚴31年,和解、諒解早為「進行式」,從訓政威權過渡,轉型民主憲政。最後幾哩路,我們要思考欲畫下怎樣的「句點」、以怎樣的「起點」啟動轉型正義。無論選擇和解或其他「因地因歷史制宜」的模式,都應在法治精神下漸進,不能反而傷害30年積累成果。

我國轉型正義法制,先於90年代國民黨執政時制訂《戒嚴時期補償條例》與《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2016年民進黨執政主導,再立《黨產條例》與《促轉條例》,然原盡善盡美的本意,為何實踐上卻成「多數執政的暴力」?

黨產必須處理。但《黨產條例》對黨產會賦予諸多明顯違憲的行政權(例如對「不當黨產」、「附隨組織」等違反正當程序的處分),難道無「惡法」之虞?不久前,終有個案承審法官認有「違憲可能」主動聲請釋憲。這也印證民進黨全面執政下,立法過程粗暴、逞一時之快,反讓手段模糊甚至扭曲願景,偏離正義本質。

理想的轉型,先還原真相、獲得正義、相應賠償。東歐與台灣確實都還有真相事實待尋,等待拼入歷史脈絡的缺角,讓各族群在同理中彌合傷痛,這是促轉會該做的,如何讓這些工作不會在選舉、政黨輪替中屢成撕裂團結的觸媒,也是促轉會的重責。

張天欽的九月妄謬,辜負重擔,也反映了藍綠長期對立的扭曲,這次幸有吳佩蓉揭露,但能有多少願挺身而出的吳佩蓉?對促轉會主委黃煌雄,筆者仍有期待。但促轉會只定調張天欽等人的作為是「個人事件」,顯然未充分反省促轉會和執政黨的心態。黃主委如何力挽人民對「獨立機關」流失的信任,人民仍拭目以待。

民主是「人民做主」,民進黨兩年前大選全面執政,總統得票5成6、國會席次逾6成,承諾「謙卑再謙卑」不負民意所託。筆者盼蔡政府開創新局,然如今執政黨在多般改革,屢印證「人性難抗絕對權力魔戒的誘惑」,已經第2次執政的民進黨,是該惕己且萬勿重蹈歧途。

我們共歷一個多事之秋的九月,為了不讓民主再一籌莫展,當思考如何向前邁進。「九月」之於凡妮莎和南非,已成歷久彌新的反思印記;尚在內外壓力擠壓的台灣,能從九月學會些什麼?

一則,當看民進黨的反省能力、對民主本心的堅持;二則,朝野應檢視轉型正義機制,國民黨也可主動和社會對話,進一步拿出釐清歷史真相的誠意與具體行動。

轉型正義機會只有一次,祈望張天欽事件只是上天適時的警鐘,在未來路上,時時提醒各方謙卑以對、堅持「和解共存」初心,站穩法治與憲政的基石。台灣的民主終會讓眾人再感驕傲,彼時當可堪稱理想的「良制」。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8年9月30日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