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或不谈“政治”?

笔者于国小毕业同学Line群组中,常出于分享之意发送时事评论的拙文,群组同学也不时给予鼓励。但近日收到同学的善意提醒:“政治相关看法请传私人讯息。”想来确实有理,早已是颐养天年的年纪,理当交换养生之道而不再为政治议题烦忧,因此回了“谢谢提醒”。然这项体贴的提醒却令笔者困惑:年龄该是影响关心“政治”的因素吗?

Read more

从利他就是利己谈“互惠”

报载泰国日前拟调涨签证费用(后暂不调涨),国内民众与旅游业者多认台湾给泰国免签,泰国至今却未给台湾免签,不符互惠原则;政务委员张景森则认为互惠想法“太传统”,免签可带来观光财,“不知道替国家每年多赚一百亿的政策,算什么丧权辱国?”似隐含无须考量互惠的观点。

由积极面,互惠是“你对我好,我对你好”;由消极面,也是“你对我坏,我对你坏”。张委员对互惠的看法某程度上是正确的,互惠在部分情形中确实无益、甚至对人民有害,但是否可以遽认互惠在当代已失去其功能?值得商榷。

Read more

邦交数是伪命题 红蓝绿莫再以此自囚

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台湾中国)半年内连失3邦交。比起断交的些许遗憾,笔者更担忧的是迷失于“邦交数”的无谓内耗,因为实现人民对生活美好向往的是“良制”,绝非邦交数。

蔡总统说:“以中华民国(台湾)之名的外交关系被破坏,就是挑战我们共同的底线!”笔者要问:若到邦交归零的底线,政府将领人民何往?

Read more

【报导】星期人物-从成吉思汗开疆辟土谈公司法

漫画◎图文/谭淑珍
漫画◎图文/谭淑珍

 

( 工商时报 谭淑珍 2018-09-02)《公司法》修法后,有各种的解析、解惑,但是,应该少有人是像理律法律事务所长暨执 行合伙人陈长文是从“缅怀”先怀的角度,从历史中找启发。

日前理律事务所与工总合办“公司法修正重点及实务影响研讨会”,顾名思义即知讲的是新《公司法》对实际公司营运的影响,谈的是现在进行式。

然而,陈长文谈的则是过去,他用三段历史谈法遵、谈企业的永续,还有在全球化的时代里,谁也无法置外于全球的演变。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