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驾悲剧不断 政府快修法

上周台大研究生遭酒驾撞击身亡的新闻,使笔者忆起二○一○年听到如同子姪般的好友孩子,遇酒驾肇事而无辜离世的噩耗,是何等心如刀割。酒驾事故频传,固然是民众轻忽于事态严重性的侥幸心态,但目前修法进度踌躇不前,除是立法怠惰,更是政府失职、失能。

笔者早于二○一三年撰文〈让酒驾悲剧归零,立法应完整配套〉呼吁,防制酒驾应有明确立法配套。相关法规主要涉及行政、刑事与民事,三者应具有互补、替代关系,如刑罚无法达到吓阻效果,则应提高民事责任,或以行政措施降低酒驾可能,才能制度性防此恶习。

现行法有几点应立即检讨改进:

行政法面,现行《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规定:拦停后拒绝酒测罚九万元、吊销驾照(第卅五条);拒检逃逸却只罚一至三万元、吊扣驾照六个月(第六十条)。此般违背常理的规定,不仅无益于酒驾检测之执行,反使驾驶人宁冒逃逸风险也不愿面对较重之罚责,如此矛盾规定应从速修改。此外,外国法也不乏对酒驾采预防性措施,值得参考,如:美加与欧盟国家多有采用安装车内的“汽车发动酒测系统”,测试酒精浓度合于标准才得发动车辆,如此即可于前端避免酒醉上路。

刑事法面,依现行《刑法》规定,酒驾达法定标准者处两年以下有期徒刑,实务上多以易科罚金了事,为使酒驾者不再存有侥幸心态,应修法使酒驾不得易科罚金。另酒驾致人于死(伤),却仅以过失致死(伤)论罪科罚,应审酌个案情形,改以未必故意论之,始能让行为人正视酒驾严重性已和故意行为无别。同时酒驾车辆亦应视为供犯罪使用之“犯罪工具”,不论此犯罪工具为何人所有,均没收,以遏止日后可能的犯罪。

最后,民事相关规定应加重责任,例如:搭乘酒驾车辆之乘客、出借车辆之人同负连带责任、被害人家属不需担保金即可假扣押财产,并采惩罚性赔偿制度等。如今干杯文化盛行,贩酒态样早已不侷限于传统酒商,KTV、夜店、居酒屋等不胜枚举。大环境如此,我国法律实应参考国外立法,与时俱进。(如美国早已于一八七二年制定“Dram Shop Act”,规定贩酒给青少年或酒醉者,若酒后肇事,商店亦负连带赔偿责任。)

今年三月已有立委提案修正《道交条例》第卅五条,除加重罚锾额度、车辆没入等规定,亦针对共乘者与贩酒店家(未劝阻酒驾者)增订罚锾、停业处罚,笔者表示支持。然酒驾防制涉及面向甚广,除《道交条例》有诸多须改进之处,请行政院协调立法院,从速修法,还给用路人安全的交通环境。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8-10-18联合报 107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