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采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盼“驳回法院”不再

过去数十年,人民与政府争讼,在行政法院获胜诉的机率微乎其微,行政法院常被民众认为较“同理”行政机关,见解相对保守,也因此有“驳回法院”之称。尽管解严后,法院审理态度有所放宽(特别是环保案件),“驳回法院”的状态似有转变,但整体仍有改善空间。

近半年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下称北高行)有几件裁定有别于以往,勇于对重大争议案表态,积极回应人民期待,让笔者眼睛为之一亮。

第一案,欣裕台、中央投资公司被认定为国民党附随组织,国民党与两公司都提起行政诉讼。6月11日,北高行(李玉卿、钟启炜、李君豪法官)裁定,因《党产条例》涉及违反“宪法保留”,合议庭依释字371号意旨,“确信”适用法 律上有违宪疑义,声请释宪,并在大法官释宪公布前裁定停止诉讼程序。嗣后党产会虽提抗告,但遭最高行政法院驳回。

同是针对《党产条例》提释宪,监察院空等1年多始于本月初得到大法官“程序不受理”(见笔者〈程序屡拒释宪,大法官弃守宪法制衡?〉一文),北高行这次以“行政法院”身分提出释宪,可谓替人民向大法官递出一份难以回避的宪法试卷,意义非凡。笔者衷心期待大法官“真正且迅速”做出让坚信法治的人鼓掌的解释,使大法官释宪─中华民国于两岸引以为傲的优良制度,持续大放光彩。

第二案,党产会追征国民党8亿6000余万元,国民党拒缴后多处党部遭查封,国民党声请法院停止执行拍卖。9月28日,北高行(刘颖怡、杨坤樵、吴坤芳法官)认为行政法院若不介入将造成难以回复之损害,故裁定在判决确定前停止执行。

本案亮点在行政法院过去面对“得以金钱赔偿”之保全案多消极保守,认为只要“得以金钱填补”就非无法回复;正因忽略“未必所有事物都可以金钱衡量、填补”,常使人民认为行政法院僵化、不查民情。然本案虽同涉“得以金钱赔偿”,但在北高行细致地体察下,已扭转过往态度,为法治跨出一大步。

第三案,10月17日,北高行(毕乃俊、许丽华、陈心弘法官)裁定,中选会“必须”同意“以核养绿公投”补件。连署发起人黄士修就连署人数有顾虑,为确保能绑年底大选,故在期限到期后自行补提连署书。但中选会却狭隘释法,认为在其尚未提出补正通知前,黄男无权主动补件。

然北高行裁定认为,公投为严谨的社会活动,中选会审查提案应本于“以通过为原则,不通过为例外”,方符公民投票本意;且公投若因程序缺失而可能驳回者,法规本有“补正”之设计;并以中选会应秉持“以诚信方法为行政行为”、“注意当事人有利及不利之情形”等原则,依法无理由拒绝补件。后中选会虽提抗告,本案于最高行政法院尚未确定,但中选会已受理补件,该公投案亦已于23日通过门槛,顺利绑年底大选。

中选会在1980年成立,是我国第1个独立机关,肩负守护民主投票机制之责。本次事件出于体谅可说:因今年是“公投元年”,大量案件、各种争议的确挑战行政机关消化能量,才让中选会僵化解释公投新法;但说重一点:《行政程序法》的基本原则(诚信原则是其一)竟要行政法院提醒,法院看似委婉提醒中选会应以诚信方法处事,实已是对中选会重槌质疑。

笔者肯定北高行法官的体察决定,然依我国宪法第80条赋予法官“审判独立权”,法官得依法独立审判,不受任何干涉。换言之,其他法官本于独立审判,固可对类似案件有不同见解。果如此,显然对人民而言,恐因法官心证“难以捉摸”而无所适从。

司法体系究应如何兼顾“审判独立与人民法感情”?实为行政法院运作的一大挑战。

笔者以为,法官若欲在“审判独立”原则下,同时兼顾人民法感情,必须在面对相似案件、事实时,格外用心下决定(如:参考前例、避免在事实和情境相同下却有迥别判断),如此方能在维持审判独立下,重拾人民对司法的信任。

近日北高行已突破过去保守作风,思维显已进步,值得喝采。然好还要更好,若欲真正摘掉“驳回法院”这个曾被扣上的大帽子,应期许所有行政法院法官共同努力,一齐守护人民权利,创造更佳的司法环境。(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 2018年10月29日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