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公投 更该去投不同意票

将迎来公投法修正后首次“十项公投绑大选”,年满十八岁公投首投族六十万人。有些团体呼吁“拒领、拒投”来反对某项公投,笔者提醒:这是旧法时期的认知,而在现行公投法:反对提案,就该主动领票,并投下反对票。

降低门槛后的现行法过关条件: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达到“投票权总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万票)以上。可见“拒领票”达不到“反对”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过。

其次,笔者也注意到“东奥正名公投”领衔人、部分支持者主张:公投通过,我们申请将“中华台北”会籍更名“台湾”,若国际奥会否决申请,最坏情况也就是“维持现状”,继续以“中华台北”参赛。

但这一论述似与公投主文不符,该主文是:“你是否同意,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所有国际运动赛事及二○二○年东京奥运?”文义解释,台湾选手会不会以后“只能”以台湾为名参赛?如果领衔人主张“先以台湾名义申请看看,被否决就续以中华台北名义参赛”,那么较贴近的主文也许是:“你是否同意,‘优先’以台湾为全名…”

按照公投法规定,“提案内容不能了解其提案真意”者应予驳回,若领衔人的主张与主文确有不符,是否该考虑重新提案以求精确?

假设东奥正名公投通过,而我国选手依然只能以“中华台北”名义参赛,那算不算政府违背公投决议?

最后,不得不谈谈,在公投审议中迭出争议的中选会。第一,对以核养绿公投,法无规定补件期限,中选会却坚持“不能补件”,被法院裁定违法。而公投法规定,应于投票日廿八日前公告,中选会却允许行政院补送理由书纳入,十一月二日(投票前廿一日)重行公告第九案到十五案,被法院裁定“假处分停止执行”;不过,中选会却以“未获通知表达意见”为由要提抗告,以“来不及重印公报”为由,不打算重印,继续发送公报。

中选会一头往前冲,让监委高凤仙不解。反核食公投领衔人郝龙斌向法院声请停止执行,法院十五日开庭,法官罕见当庭质疑中选会态度“视法律为无物”。

中选会违法与高度争议的处分,可能有利特定阵营政治利益,已影响中选会的公正性。中选会的一小步,却是行政机关违法乱政的一大步;若中选会能以“时效理由”不顾司法裁定,那未来“印错选票”是否也将错就错?

民主国家以宪政及民意为依归,民意由选举来体现;独立机关中选会,必须确保公正选举。不论这“难看作法”在法院如何收场,都已凸显英钤主委不适当、不适任。

万一十一月廿四日选务发生争议,如何充分信任陈主委能公正处理?为了台湾的民主好,请陈主委在选前请辞吧。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8年11月20号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