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总统的二选一考题:改变或双辞

四年前,国民党在地方选举大败,六都仅剩新北,笔者撰〈总统主席双辞,放手是最勇敢承担〉一文,呼吁马总统为了台湾,应勇敢辞去总统与党主席一职,亦于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马总统参考。

当时的情势是,“站在马对边,就是站对边”,不论对马总统如何不公道,马总统/马主席在选后继续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响力,何不直接双辞,并且要求副总统也辞职,让总统重新改选。对政治人物,这是很残酷的建议,对于马总统最后仅辞去党主席,笔者并不意外;但以后见之明来看,马总统若早一年半辞去总统,他的公道,也会早一年半回来。

十一月廿四日,蔡总统所面临的困境,相较马总统四年前,过之而无不及:九合一大选,民进党败得比当年的国民党更惨;十案公投,更是直接打脸蔡政府的施政方向。显见蔡总统的路线已被人民否定,已失执政正当性。

蔡总统虽在选举当晚公开表示辞去党主席,但又说:“一场选举的成败,不能让我们停下脚步,自怨自艾。”此话让人疑惑,期中选举和公投的意义,就是以最新民意,对执政者路线表态,既然民意已表达完全不同意蔡政府的施政,蔡总统有什么理由不停下脚步?

蔡总统与民进党应该理解,廿四日的选举加公投,在民意强烈否定执政两年半的表现后,执政的正当性几乎荡然无存。当然在宪政体制上,蔡总统依然有权任命行政院长,民进党依然拥有国会多数席次,但这又如何呢?马总统最后一年半的任期,不也是如此吗?

政府推动政策,除体制上的权力外,获得人民肯定的“政治能量”更是关键,而这却是现在的民进党所缺乏的,未来民进党再想要强推任何政策,若无民意支持也将是寸步难行。

因此,为了国家顺利运作的考虑,笔者把四年前给马总统的建议,也提供给蔡总统参考。

如今最好的策略是,蔡总统应该“双辞”,而不只是辞去党主席。应和陈建仁副总统同时辞职,当二者同时缺位,就可依宪法增修条文补选。

就算这场补选结果民进党必败,但难道苟延残喘到二○二○,民进党就有胜算可言?更重要的是,既然这次选举,选民已经否定了蔡英文路线,再绑一年半也毫无意义,只会让台湾继续沉沦、让人民受苦蒙难。

蔡总统虽于廿六日在脸书上表示愿意承担所有败选责任,表示“真正需要改变的人是我自己”,然这又让笔者疑惑,或许蔡总统作为“个人”身分可以随时改变心态、作为。但身为“总统”如今剩下十三个月的执政生涯,真的有时间、有力量能及时改变现状:改变两岸政策、能源政策、解决行政权滥权的问题吗?

如果不可能、做不到,就请蔡总统双辞,适时放手,才是最勇敢的承担。虽然您执政成就不算亮眼,但是主动请辞,以中华民国为重,为政绩负责的态度,或将在历史上留下一页。

2018年11月27日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