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总统的二选一考题:改变或双辞

四年前,国民党在地方选举大败,六都仅剩新北,笔者撰〈总统主席双辞,放手是最勇敢承担〉一文,呼吁马总统为了台湾,应勇敢辞去总统与党主席一职,亦于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马总统参考。

当时的情势是,“站在马对边,就是站对边”,不论对马总统如何不公道,马总统/马主席在选后继续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响力,何不直接双辞,并且要求副总统也辞职,让总统重新改选。 Read more

公投元年之后,超越蓝绿的是非对错

2018年11月24日,是中华民国实践“直接民主”的重要里程碑。涵盖能源、同婚等议题共10项公投案与“九合一选举”一并投票。

2016年以完全执政之姿上任的蔡政府,在这次九合一大选的“期中考”显然不及格,另从“公投元年”10项议案“提案、连署、投票”的过程,更让全民意识到:民进党政府立法的品质、行政(中选会)的严谨与中立,仍待改进。 Read more

反对公投 更该去投不同意票

将迎来公投法修正后首次“十项公投绑大选”,年满十八岁公投首投族六十万人。有些团体呼吁“拒领、拒投”来反对某项公投,笔者提醒:这是旧法时期的认知,而在现行公投法:反对提案,就该主动领票,并投下反对票。

降低门槛后的现行法过关条件: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达到“投票权总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万票)以上。可见“拒领票”达不到“反对”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过。 Read more

罗智强是吸票机又怎样?

“韩流”席卷全台,韩国瑜成了全民英雄,被国民党众人团团围簇。

但我想谈另一个人:罗智强。

在多数人都还认为韩国瑜根本不可能赢过陈其迈、韩国瑜民调仍大幅落后,募款不易,得靠“卤肉饭”打选战时,罗智强就支援了100辆公共汽车广告到高雄声援韩国瑜。在韩国瑜最艰困时,罗智强提供了韩国瑜最早的一波地面文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