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习近平的信:实践宪法 为良制一国奠基

极左路线与文革灾难下,一九七八年习仲勋先生顺民心在广东试点“改革开放”,获丰硕果实。去年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大会,习近平主席说,中国或面临难以想像的惊涛骇浪。

历届领导人已喊“认真学习宪法”近廿年,近年频喊“全面贯彻宪法实施”;经济改革承诺也不少。外界期待端出耳目一新方案,习近平演讲却只重申“改革开放进行到底”,没宣布新措施,喊出“加强党的领导”,“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外媒统计,提到党一二八次、社会主义七十八次、改革八十七次、开放六十七次、市场仅五次。

各界解读什么是“该改的、不该改的”,标准是建政七十年实践检验?是人类历史教训?是民心与普世经验智慧,还是德苏的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说“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那,一、不妨听听人民的反思声,二,回顾领导人历来对人民承诺,尤其要将“宪法的灵魂在实践”体现于人民生活。

举几个体制内去年底建言:

十二月十五日经济学家茅于轼说,中国的市场化主要障碍是权力干预;“需要政治上的清明,言论的自由,老百姓的监督,强调独立的司法”。

十六日向松祚指出,经济转型脱实向虚,成长恐断崖式减速,需三大改革:税改、政改、国家体制改革。

十七日“法治三老”李步云、郭道晖、江平,提醒不能以党代政代法,吁设违宪审查制度。

上述建言可说给习主席曾提的改革承诺做民意与专业的后盾;呼应习的“依宪执政、宪法全面实施、健全释宪机制”、“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人民六要求与“人民生活的美好向往,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但人大与法院的现况,远不足以将六要求落实在人民生活。相较台湾已有七七三号宪法解释,人大常委会少有释法,更未曾做出一件“宣告违宪”的解释;另大陆最高人民法院以下,除齐玉苓案(其有效性亦已移除),无一判决引用宪法权利条款做为基础。这让数十年来关心大陆法治改革的笔者失望不已|宪法司法化居然如此苍白。

北京正在“没任何借口”的十字路口,去向为何?其实蓝图与承诺北京早已有之,就等著彻底实践宪法与承诺。

中共建党九十七年、建政迈入七十年,对人民许诺尤其宪法,北京有充分时间大量实践累积正反教训、有各国经验得以攻错。

茅于轼退出共产党组织,说“共产主义的思潮已过去了…不想再留在党内了。”世界朝民主、法治、宪政、人权的方向转变,“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这是个客观事实。”

笔者期盼习总书记慎思取道,并全面实践宪法与承诺;共产党要继续领导,要提出“何时完成实践宪法兑现承诺”的时间表,并提出可行宪法治国计画。

习主席不妨跟一九六九年到小农村“六年与民同生共感”的暖男习近平对话。期待习主席,不会让他深爱的十四亿人民承受惊涛骇浪,而能如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带人民冲破君主专制,开创中华民族伟大未来,也为两岸的“良制一国”奠基。

陈长文/海基会首任秘书长、律师

2019年01月01日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