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習主席以大事小、蔡總統以小事大──共創良制一國

民國108年伊始,兩岸領導人接連談話,瀰漫煙硝味的兩岸議題再陷隔空戰,全球持續關注兩岸未來何去何從?

蔡英文總統元旦提出四必須:「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必須尊重2300萬人民對自由民主的堅持、必須和平對等處理歧異、必須政府或公權力機構坐下來談」。

習近平主席隔日提出習五條:「實現和平統一目標、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堅持一中原則、深化兩岸融合發展、實現同胞心靈契合」。

蔡總統迅即回應習五條:「台灣絕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絕大多數台灣民意也堅決反對『一國兩制』。」

兩岸領導人各抒主張,但似乎在不同頻率上;筆者長期倡議「良制一國」,故試就「四必須、習五條」歸納三點觀察,供兩岸領導人、14億中國(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及全球華人參考。

一,「和平統一、一個中國」是兩岸各自憲法基石。

兩岸憲法皆明示一個中國。《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揭櫫,「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台澎金馬與大陸地區同屬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中宣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故兩岸待解的命題並非「追求統一與否」,而是如何完成「和平統一」與確保「統一後的和平」。

二,除了堅決反對「一國兩制」,蔡總統可以做更多嗎?

蔡英文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經直接選舉,就任第14任總統,應比全體國民更理解中華民國憲法是建立在「一個中國」框架上。故蔡總統必須效忠「一個中國」的憲法,不允許個人政治信仰影響「中華民國總統」的角色。亦即,蔡總統有責任積極創造兩岸對話空間,並應具備高度及智慧向習主席提出在「中華民國憲法的一國框架」下,兩岸可探索的務實統一做法,例如:良制一國。

三,既談「兩制」台灣方案,習主席何不考慮「良制」中國方案?

依兩岸各自憲法,台灣與大陸合起來是一中;而不同治權下的現實是,兩岸實施不同制度。兩岸現況是兩制,港澳是第三制。習主席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事實上,兩岸人民同文同種,社會經濟文化無大差異,唯政治制度不同。

兩岸分治70年,台灣曾戒嚴40年,自1987年解嚴至今深化憲政民主,於憲法實踐、人權保障整體已臻周全;大陸則在「一黨領導」的憲法下,實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雖經濟發展斐然有成,然在政治公民權利的保護上,卻與台灣戒嚴時期相似。

在兩岸制度差異下,對習主席「兩制提案」,台灣人民不免擔憂大陸「一黨領導」的憲政實踐力(憲法實踐仍有改善空間)與永續發展性(如:一國兩制運作下的香港現況,一黨領導下內部產生的矛盾問題:周永康、薄熙來事件等)。

其實追求「良制」,早已是兩岸共識。除彰顯於中華民國在台灣已實踐的憲法價值(自由、民主等權利落實、大法官解釋已774號),習主席亦曾提「依憲執政」、「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人民六要求、與「人民生活的美好嚮往,就是我們奮鬥的目標」等承諾。因此,一個自信、智慧的中國,實不需不同制度共榮。

大陸當前或因國家安全、經濟穩定考量尚未能全面落實憲政,然如何創造兩岸人民安身立命的政治制度,仍是領導人最應著眼處。深切期盼習主席能承諾追求並落實「良制」,由「實踐依憲治國」(如:憲法司法化)做起,特別先保障人民言論、集會、信仰等自由,終達「法律的力量大於有力量的人的法律」境界。

至於台灣統獨假議題,習主席與大陸同胞無需擔心。儘管民主社會想法多元,但任何政黨都有義務堅守中華民國憲法,並團結朝野為兩岸議題努力。若有欲實踐「台獨」者,也將因匹夫之勇被選民淘汰。

孟子曰:「惟仁者為能以大事小…惟智者能以小事大…」兩岸同屬中華民族,卻在統獨議題纏鬥多年,其實孟子早已道盡解方。當前兩岸若冷靜思考「和平統一」最佳方案,必能理解,當「良制」在望,或統或獨已是假議題。衷心盼望習主席、蔡總統,以「良制」作為兩岸公平切磋的共同目標,讓自信的兩岸中國人民,盡速統一在「良制」之下。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金門協議主談人)

20190118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