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民主选举,盼国民党党内初选采“负数票”做起

为准备赢得2020年总统、立委大选,国民党内近日最受瞩目之议题,莫过决定党内初选机制。吴敦义党主席、朱立伦等分别提出“党员投票”与“全民调”进行讨论。但无论采上述任一方式,笔者以为国民党应考虑纳入“负数票”制度,不仅较能精确反映候选人支持度,相信初选结果也能更得民心。

现行投票制度下,选民往往只有3种选择:投票、投废票或不投票。但如果对候选人皆不满意?也只能成为沉默多数,或含泪勉强投票。此情况至少造成两个问题:1.投票率偏低,选举结果难反映实际民意;2.胜选者错估民意,误认有高度支持。此窘况导致民主制度停滞,也让选举无法“选贤与能”,公民参与政治意愿更每况愈下。

2014年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就曾投书〈民主已死?〉,敲响醒钟。中华民国在台湾解严至今已逾30年,作为亚洲民主制度之先驱,国民党应思考如何找回消失的选民、也擦亮褪色之民主(参笔者投书〈用负数票找回投票日消失的600万选民〉)。

而“负数票”制度,正为导正上述缺陷而生。其基本作法为:于选票中除“同意”外新增“反对”字段,使选民能反对某位候选人当选。最后再将同意票扣除反对票,由高票数者当选。因为仍然遵守“一人一票”原则,故投不同意票者无法再投给其他候选人,不会有“一人两票”的问题。

此作法之利,因多一选择,能预期对候选人皆不满意者,将会更愿意投票,使投票率提升;此外,因最后票数能同时反映支持者与反对者,故当选人能真实了解民意结构,不致错误解读,误以为自己有广大支持,而无内省之心。

或有人担忧“负数票”产生之问题,分析如下:

1.可能使政党动员“灌负数票”给对手候选人

如前文所言,既仍是一人一票,殊难想像比起巩固自己阵营候选人,还有余力动员投反对票给对手。因此此应非疑虑。

2.负数票制度过度复杂选民难适应

其实民众对“有反对票的选举”并不陌生,去年1124的公投与负数票制度皆是容选民能投下“反对票”,概念上异曲同工。以去年公投“以核养绿”案为例,同意票589万、不同意票401万,公投通过后,成功废除电业法第95条第1项(2025非核家园),即是真实民意的展现。或许选民于制度运行初期会稍嫌麻烦,然为升级民主共同努力,应十分值得(参笔者投书〈公投元年之后,超越蓝绿的是非对错〉)。

实际上,前行政院院长陈冲与负数票协会张天鷞理事长去年即提案推动“负数票公投”,虽起初遭中选会以负数票违反宪法下选举均属相对多数制之规定而驳回。然最后经北高行判决打脸中选会,认为宪法增修条文第2条第1项仅规定“以得票最多之一组为当选”,未明文排除“负数票制”,故判中选会败诉。此判决亦替大众厘清负数票制度疑虑,值得喝采。

2018年九合一大选后,民调显示国民党声势如日中天,然正因如此才须反思国民党支持度究竟是因“满意国民党施政”,又或只是“讨厌民进党”。民意如流水,仅有谦卑面对真实民意的政党,方能务实内省,赢得人民信赖。

“负数票”制度近年已渐得社会共识,虽仍待各界努力,但至少期待能阶段性实施。自2016年国民党总统大选失败后,国民党内外改革之声此起彼落,值2020年大选前夕,笔者建议吴敦义党主席何不以纳入“负数票”向社会大众宣示国民党改革之决心,由党内初选做起,为翻转民主选举制度开创先例,也为督促政府立(修)法做准备。

执笔人:陈长文终身志工/法学教授

20190314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