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协议到会谈 和平不嫌快

朱立伦抛出“两岸领导人金门会面,发表和平宣言”,笔者想到廿九年前,以红十字会秘书长的身分,协助谈判“金门协议”,那是互不往来四十年的两岸“破冰”的起点。今天一切的和平交流,近卅年前的金门协议,是一个重要的出发点。

金门,可以是战争的中心,也可以是和平的开始,存乎领导人的一念之间。笔者乐见朱立伦有智慧地抛出“金门会谈”,传承卅年前“金门协议”的和平火炬。

一九九○年,那还是“动员勘乱时期”,两岸官方零接触,但是大陆偷渡客的遣返,却是迫切需要处理的议题。两岸政府必须在“政治”与“人道”之间做出选择,最后“人道”站得了上风,两岸同意在金门这个战地中的战地,由双方红十字会代表签署协议。

如果卅年后,两岸领导人能够在金门会面,在砲弹与犁锄的历史中,发表双方对和平的坚持与期望,那将是两岸最大的福气。

绿营反应很奇特,蔡总统可以主张“蔡习会”,可是国民党不可以“马习会”、“朱习会”,一会就是“舔共”、“卖台”,这是典型民进党双重标准,台湾社会也见怪不怪。

就好像一句电影台词,“朕不给的,你不能抢”,民进党自己对两岸交流无能为力,就不准别人有所表现。把国民党为两岸交流所做的努力,都扭曲成“一国两制”,要来批评韩国瑜,羞辱朱立伦。

一国两制,不是二○一九的新发现,早在一九八三年,中共就定调“一国两制”,一九九一年笔者与海基会同仁拜会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吴副总理老话重谈,提出“一国两制”,笔者回以经国总统的“一国良制”,也相安无事,民进党今日对一国两制的激情演出,不觉得和时代脱节吗?

此外,相较于和平协议,和平宣言并没有法律上的效力,却有更重要的象征意义。就好像南北韩二千年的“南北共同宣言”,二○○七年的“北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以及二○一八的“板门店宣言”等等。并不是说宣言之后,南北韩关系就一帆风顺,但是退一步进两步,总体来说还是前进。这种退一进二式的和平,正是其最可贵之处。

退万步言,就算民进党要反对朱立伦的“和平宣言”,也应该要提出自己的作法,要如何来保障两岸的和平。和平是台湾的最大公约数,民进党要追求台独,总不能以牺牲和平作为代价。

至于张善政说和平宣言“太快”,我要说的是,和平只怕太慢,岂会愁快?如果卅年前,有人以金门协议太快而反对,两岸还会有今日的荣景吗?

陈长文/金门协议签署人、海基会首任秘书长

20190327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