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生有工不能打、有病不敢医,蔡总统有心解决吗?

近日据报导,台大一位陆生因重感冒气管严重发炎而开刀治疗,却因无健保给付花费约8万元医药费。事后虽然台大表示学生的团保与商业保险尚足以理赔,但试想若是更加严重、所需金额更钜的病症,这位陆生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困境对陆生而言近乎是天天上演,而陆生所能做的却只能坐等台湾政府愿意正视陆生权益的一天,然而这样的人权保障真的称得上“欢迎”陆生吗?

2011年起,马总统任内首度开放陆生来台修读学位,但当时教育部为了降低反对者对政府亲中卖台的疑虑,提出了“三限六不”(限制陆生来台总量、不得就业、不编列奖助学金等配套)以减少冲击。虽自2012年来,限制政策逐步松绑(学校招收陆生数量已由1%放宽到2%)。然政策面考量外,是否有人关心这些来自对岸的学生,他们在台湾生活得好吗?他们对以民主自由自居的台湾又有怎样的印象与评价?

笔者作为教学近四旬的老师,在与陆生对谈中,可了解他们对“台湾人民友善”、“政治民主自由”甚为肯定,然而当谈及“陆生权益”时,他们却无不显得无奈和失望。而其中又以“陆生纳保”与“陆生禁止打工”的限制,影响陆生在台生活最钜。

陆生无法纳保是依据《全民健康保险法》第9条规定,不具有中华民国国籍者,纳入健保须具备“居留”资格,但《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人民关系条例》(下称《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却规定陆生在台就学期间仅能取得“停留”身分,故陆生无法被纳入健保防护网。

其实针对“陆生是否纳保”早在2016年蔡总统就已拍板,认为基于人权考量,应比照外籍生与侨生一同纳保。然而最终版本却是拟修改《全民健康保险法》,以个案使陆生纳保,并将保费全面改成自付,取消4成政府补助,致学生每月负担保费将从749元提高为1249元。且先不论健保费调涨将“全面加重”陆生、侨外生的负担,增加异乡学子的经济压力,并不合理;蔡政府“勉强允许陆生纳保”的修法版本也自2016年移交立法院协商后石沉大海,再次只闻楼梯响。笔者疑惑,难道蔡总统所谓的“人权考量”只是虚应故事?

此外,针对“陆生不准打工”的限制,系依《大陆地区人民来台就读专科以上学校办法》第15条规定,陆生在台不能从事专职或兼职工作。违反规定者,应依《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强制出境。虽教育部已针对课程学习(如实习)及服务学习(如志工)等工作部分开放,然陆生却仍无法如侨外生一般自由打工,甚至违反者将受严重惩罚。

回首政府开放陆生来台的初衷,除为鼓励两岸学术交流,更希望能促进两岸学生良性互动,相互理解。然而在现行法律下对陆生的种种限制,不仅使陆生有“差别待遇”的感受,更与开放陆生交流的美意背道而驰。

故笔者以为,民进党政府应从速修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及相关法律规定,赋予陆生相同于侨外生的纳保与打工权益,其理由如下:

一、无论陆生或侨外生都应获得相同的健康权保障,现行法以“停留”资格为由限制陆生纳保,毫无道理,也对陆生权益保障不周。

二、禁止陆生打工理由不外乎怕排挤台生的打工机会,然而此差别待遇却无道理:其一、禁止约9000人的陆生打工,却允许近40000人的侨外生打工,与担忧排挤台生打工机会的理由矛盾,不免令人质疑是基于“偏颇的政治因素”所为的限制;其二、学生打工可适度贴补生活所需,了解台湾社会,不当的限制却让陆生失去能亲身体验台湾生活的良好机会。

综观近日行政院已拍板决定针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修法,增设两岸政治协商须经“国会双审议”和“人民公投”的高门槛,在在显示该条例的修法,并不会因争议过大而无法修正,其实只取决于执政党“愿不愿意修”而已。在两岸关系险峻不明之际,笔者以为政府与其不断新增“御台/保台”的武装,更应放眼国际与未来,关注如何解除现今孤立的处境,并促进“两岸人民的善意交流”,而非因意识形态不当限制陆生权益,阻碍两岸关系良性发展的机会。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0329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