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選會可以有「愛黨主委」嗎?

國際比賽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須是「第三方國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愛國裁判」之嫌。體育競賽都知道要避嫌,民進黨卻硬要強推李進勇任中選會主委,到底動機為何?

李進勇曾經擔任民進黨副祕書長,在扁政府時代當到政務次長,也多次代表民進黨參選。李進勇從進入政壇以來,就與民進黨緊緊綁在一起,與「政黨中立」無緣。而中選會主委並不是一個著重雄才大略的職位,需要的是處理爭議時的信譽資產。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只有「不適任」3字可以形容,不適任的原因與能力無關,而在於中選會主委絕對不可讓選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覺。 Read more

新生與衰老 生死問題的政策建言

「新生與衰老」為人生馬拉松的兩端,我們在「生與死之間」拚了命奔跑、成長。然如今台灣的人口結構呈現「高齡化與少子化」的極端,依內政部統計,自2018年3月起就已進入「高齡社會」,即人口有14%為老年人。但新生兒人口卻近乎每年遞減,據統計2018年的新生兒僅有18萬,與25年前近33萬相比,人數減少近半,成為一大隱憂,因此政府的當務之急應是要妥善解決「新生與衰老」的問題。 Read more

不用懷疑,藍綠就是「關說共同體」

桃園地檢署爆發關說案件,承受長官壓力,堅持不退讓的承辦檢察官說,「希望自己不做讓人欺負的綿羊,而要做能夠懲兇除惡的牧羊犬」。這是一個有趣的分類,相信大家非常好奇,檢察體系內有多少是綿羊,多少是牧羊犬?

從本次桃檢的關說案來看,請託/命令的順序是被告友人→前法務部長→桃園地檢署檢察長→襄閱主任檢察官→公訴主任檢察官→承辦檢察官。

結果很遺憾,4位現職檢察官,除了最基層的承辦檢察官,其他4人全是「綿羊」,全都成了關說司法的共犯,綿羊的比例占了80%。 Read more

韓國瑜鎮高雄 郭台銘選總統

國民黨的總統提名機制,讓人霧裡看花,有點摸不著頭緒。若說是要徵召韓國瑜,韓又堅決不表態,若說要初選決定,在其他「太陽」已經傷痕累累的情況下,還有誰能一戰?

要徵召韓國瑜,的確存在兩難困境。畢竟無論如何,上任未滿一年就要參選其他公職,對於高雄市民來說是有所虧欠。可想見一旦韓國瑜接受徵召,民進黨「落跑」、「說謊」的攻擊就會隨之而來,韓國瑜就算招架得住,身上也會滿是汙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