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選會可以有「愛黨主委」嗎?

國際比賽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須是「第三方國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愛國裁判」之嫌。體育競賽都知道要避嫌,民進黨卻硬要強推李進勇任中選會主委,到底動機為何?

李進勇曾經擔任民進黨副祕書長,在扁政府時代當到政務次長,也多次代表民進黨參選。李進勇從進入政壇以來,就與民進黨緊緊綁在一起,與「政黨中立」無緣。而中選會主委並不是一個著重雄才大略的職位,需要的是處理爭議時的信譽資產。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只有「不適任」3字可以形容,不適任的原因與能力無關,而在於中選會主委絕對不可讓選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覺。

2004年319事件後,扁呂配以微幅差距驚險連任,社會極度對立,當年中選會堅持依法核發當選證書,並沒有人質疑主委黃石城「行政不公」。這就是黃石城擔任中選會主委的價值,他的形象有能力為選舉結果的紛擾畫下暫時的句點。

如果當年的中選會主委是類似李進勇的「親民進黨」人士,他出來為選舉結果背書,會有黃石城「息紛止爭」的效果嗎?還是反而會火上加油?李進勇擔任中選會主委,「雖至公亦不公,雖無私亦有私」,就算自己認為沒有黨派私心,外界也必然會指指點點,疑神疑鬼。這項任命何苦來哉?

因此,這樣的人事案可說是「有百害而無一利」。民進黨若是願意找一位沒有黨派考量的中選會主委,容筆者不客氣地說,台灣法政人才濟濟,根本不需要爭議性如此之高的李進勇。堅持任命李進勇,唯一合理的解釋,很不幸地,只能說民進黨就是要掌控中選會,就是要操縱中選會。

如今,對民進黨來說,最好的方式是找一位表面看來中立而實際上維護民進黨利益的中選會主委,像是陳英鈐,但是在陳英鈐身敗名裂後,民進黨已經找不到黨外人士願意跳火坑,也因此面臨了抉擇。

第一個選項是民進黨放棄把手伸入中選會。如果民進黨在徵詢中選會主委時,承諾對方有專業行政的空間,不需要當民進黨操縱選務的白手套、防火牆,一定找得到符合社會期待的人選。

而第二個選項是既然找不到「看似中立」的人,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內舉不避親」推黨籍人士出來,昭告天下我就是不中立,「嘸你麥安怎?」顯然,民進黨選擇的是後者,這樣的用心,也讓人思之不寒而慄。

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卡管」也好,「東廠」也好,民意都還可以藉由選舉做最後的制裁。但如果連選舉也被民進黨控制,如果連選舉的結果也可以「被卡」、被扭曲呢?那就是台灣的民主從根本崩壞起,回到「中壢事件」的國民黨戒嚴時代了。

李進勇曾經擔任法官,當知法官只要「足認其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就構成了聲請迴避的要件。法官須要迴避,中選會是全國選務的裁判,當然也須要迴避,而李進勇本人是否「執行職務有偏頗之虞」,相信全國人民心中也都有一把尺。

如果李進勇先生有法律人的風骨與操守,我希望他當然有,他自己就該拒絕中選會主委的職務。我也想問任命李進勇的民進黨政權,是真的要站在台灣社會的對立面了嗎?是決心要挑戰台灣民主的基石了嗎?

兩岸經濟、軍事實力已然懸殊,台灣可憑恃者,就是民主、自由、法治的「良制」成果。民進黨為了自己的權力,要讓中選會「裁判兼球員」,這樣出賣「民主進步」的黨魂,值得嗎?

最後,則要寄希望於作為「最大反對黨」的國民黨。反對的力量不在席次多寡,而在論述的精彩與執行論述的決心。國民黨必須在國會焦土抗爭,要以「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決心,去捍衛台灣的選舉公正。

民進黨因為存有私心,最想要的就是偷偷摸摸,快刀斬亂麻3分鐘通過李進勇人事案,那麼國民黨就必須要創造討論度,喚起民眾的注意。想像一下,如果國民黨執政,派前國民黨副祕書長當中選會主委,民進黨會如何反對?把立法院屋頂拆了都有可能!國民黨要有信心,再強硬的手段,民意都必然會站在國民黨論述的這一邊。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90426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