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选会可以有“爱党主委”吗?

国际比赛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须是“第三方国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爱国裁判”之嫌。体育竞赛都知道要避嫌,民进党却硬要强推李进勇任中选会主委,到底动机为何?

李进勇曾经担任民进党副祕书长,在扁政府时代当到政务次长,也多次代表民进党参选。李进勇从进入政坛以来,就与民进党紧紧绑在一起,与“政党中立”无缘。而中选会主委并不是一个着重雄才大略的职位,需要的是处理争议时的信誉资产。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只有“不适任”3字可以形容,不适任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在于中选会主委绝对不可让选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觉。

2004年319事件后,扁吕配以微幅差距惊险连任,社会极度对立,当年中选会坚持依法核发当选证书,并没有人质疑主委黄石城“行政不公”。这就是黄石城担任中选会主委的价值,他的形象有能力为选举结果的纷扰画下暂时的句点。

如果当年的中选会主委是类似李进勇的“亲民进党”人士,他出来为选举结果背书,会有黄石城“息纷止争”的效果吗?还是反而会火上加油?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虽至公亦不公,虽无私亦有私”,就算自己认为没有党派私心,外界也必然会指指点点,疑神疑鬼。这项任命何苦来哉?

因此,这样的人事案可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民进党若是愿意找一位没有党派考量的中选会主委,容笔者不客气地说,台湾法政人才济济,根本不需要争议性如此之高的李进勇。坚持任命李进勇,唯一合理的解释,很不幸地,只能说民进党就是要掌控中选会,就是要操纵中选会。

如今,对民进党来说,最好的方式是找一位表面看来中立而实际上维护民进党利益的中选会主委,像是陈英钤,但是在陈英钤身败名裂后,民进党已经找不到党外人士愿意跳火坑,也因此面临了抉择。

第一个选项是民进党放弃把手伸入中选会。如果民进党在征询中选会主委时,承诺对方有专业行政的空间,不需要当民进党操纵选务的白手套、防火墙,一定找得到符合社会期待的人选。

而第二个选项是既然找不到“看似中立”的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内举不避亲”推党籍人士出来,昭告天下我就是不中立,“呒你麦安怎?”显然,民进党选择的是后者,这样的用心,也让人思之不寒而栗。

民进党完全执政后,“卡管”也好,“东厂”也好,民意都还可以借由选举做最后的制裁。但如果连选举也被民进党控制,如果连选举的结果也可以“被卡”、被扭曲呢?那就是台湾的民主从根本崩坏起,回到“中坜事件”的国民党戒严时代了。

李进勇曾经担任法官,当知法官只要“足认其执行职务有偏颇之虞”,就构成了声请回避的要件。法官须要回避,中选会是全国选务的裁判,当然也须要回避,而李进勇本人是否“执行职务有偏颇之虞”,相信全国人民心中也都有一把尺。

如果李进勇先生有法律人的风骨与操守,我希望他当然有,他自己就该拒绝中选会主委的职务。我也想问任命李进勇的民进党政权,是真的要站在台湾社会的对立面了吗?是决心要挑战台湾民主的基石了吗?

两岸经济、军事实力已然悬殊,台湾可凭恃者,就是民主、自由、法治的“良制”成果。民进党为了自己的权力,要让中选会“裁判兼球员”,这样出卖“民主进步”的党魂,值得吗?

最后,则要寄希望于作为“最大反对党”的国民党。反对的力量不在席次多寡,而在论述的精彩与执行论述的决心。国民党必须在国会焦土抗争,要以“退此一步即无死所”的决心,去捍卫台湾的选举公正。

民进党因为存有私心,最想要的就是偷偷摸摸,快刀斩乱麻3分钟通过李进勇人事案,那么国民党就必须要创造讨论度,唤起民众的注意。想像一下,如果国民党执政,派前国民党副祕书长当中选会主委,民进党会如何反对?把立法院屋顶拆了都有可能!国民党要有信心,再强硬的手段,民意都必然会站在国民党论述的这一边。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0426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