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选会可以有“爱党主委”吗?

国际比赛中,裁判往往被要求必须是“第三方国籍”,就是要避免瓜田李下、“爱国裁判”之嫌。体育竞赛都知道要避嫌,民进党却硬要强推李进勇任中选会主委,到底动机为何?

李进勇曾经担任民进党副祕书长,在扁政府时代当到政务次长,也多次代表民进党参选。李进勇从进入政坛以来,就与民进党紧紧绑在一起,与“政党中立”无缘。而中选会主委并不是一个着重雄才大略的职位,需要的是处理争议时的信誉资产。李进勇担任中选会主委,只有“不适任”3字可以形容,不适任的原因与能力无关,而在于中选会主委绝对不可让选民有“瓜田李下”的感觉。 Read more

新生与衰老 生死问题的政策建言

“新生与衰老”为人生马拉松的两端,我们在“生与死之间”拼了命奔跑、成长。然如今台湾的人口结构呈现“高龄化与少子化”的极端,依内政部统计,自2018年3月起就已进入“高龄社会”,即人口有14%为老年人。但新生儿人口却近乎每年递减,据统计2018年的新生儿仅有18万,与25年前近33万相比,人数减少近半,成为一大隐忧,因此政府的当务之急应是要妥善解决“新生与衰老”的问题。 Read more

不用怀疑,蓝绿就是“关说共同体”

桃园地检署爆发关说案件,承受长官压力,坚持不退让的承办检察官说,“希望自己不做让人欺负的绵羊,而要做能够惩凶除恶的牧羊犬”。这是一个有趣的分类,相信大家非常好奇,检察体系内有多少是绵羊,多少是牧羊犬?

从本次桃检的关说案来看,请托/命令的顺序是被告友人→前法务部长→桃园地检署检察长→襄阅主任检察官→公诉主任检察官→承办检察官。

结果很遗憾,4位现职检察官,除了最基层的承办检察官,其他4人全是“绵羊”,全都成了关说司法的共犯,绵羊的比例占了80%。 Read more

韩国瑜镇高雄 郭台铭选总统

国民党的总统提名机制,让人雾里看花,有点摸不著头绪。若说是要征召韩国瑜,韩又坚决不表态,若说要初选决定,在其他“太阳”已经伤痕累累的情况下,还有谁能一战?

要征召韩国瑜,的确存在两难困境。毕竟无论如何,上任未满一年就要参选其他公职,对于高雄市民来说是有所亏欠。可想见一旦韩国瑜接受征召,民进党“落跑”、“说谎”的攻击就会随之而来,韩国瑜就算招架得住,身上也会满是污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