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百年,究竟带给我们什么?

1919年,北大学生因“山东问题”而兴起“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爱国运动,“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两大价值也被引进。今年,正逢五四运动100周年,海峡两岸举办各种回顾活动,也借此机会反思五四运动的价值。

迈向5G、AI世代的今日,赛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难以脱离科学。然观察世界与两岸,“德先生”与“爱国精神”的发展又是如何呢?

再读史学泰斗余英时教授的《人文与民主》一书,获得许多心得。余教授认为,民主从来都不是完美的制度,即使是民主的起源雅典,在后期也因缺乏一流的领袖人物,政坛被譁众取宠的政客霸占,而最后沦为“多数人的暴力”。此段文字出自余教授写于1988年的篇章,却不禁让笔者联想到今日全球的民主发展。2016年因社群媒体的兴盛,美国一改传统菁英执政,选出不按牌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川普;同年,民主的启蒙先驱英国以公投决定脱欧,嗣后却衍生诸多争议,让脱欧法案至今仍乔不拢。世界各地的民主反扑,都让人疑惑,民主是否已走向尽头?德先生真的是治国的唯一解答吗?

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于五四纪念大会上,强调五四运动的爱国主义,且又加上“爱党、跟着党走”等呼吁,全然不提德先生,连大陆值得自豪的赛先生也在演说中缺席。是因若提赛先生,就不免让人联想大陆所缺乏的德先生吗?让人困惑。大陆实践了五四运动的爱国精神,然依靠科学研究、经济荣景、人民辛劳建构的“爱国式民主”究竟能走到哪?仍待时间解答。

中华民国解严前也走过“爱国”这段路,历经近40年的戒严历程,直至解严走向民主自由,如今的中华民国国民才有充足的自由能“各爱各的国”(无论爱的是台湾、大陆,还是台湾和大陆加在一起的中国)。因“爱国”的内涵并非只是国家这个单一概念,而是背后反映的制度本身,毕竟“制度比国家认同”重要。正因如此,中华民国才更有义务坚持已趋稳健的民主法治道路。

中华民国至今已历3次政党轮替,首次政党轮替民进党提名的陈水扁以台湾之子之姿高票当选并连任,却因贪污落魄下台。尔后人民再以民主的力量,以选票缔造第2次的政党轮替,让国民党的马英九出任总统并连任坐满8年。而第3次政党轮替,蔡英文受多数民意拥戴,众人期待她能为中华民国的民主开创新局。然蔡总统上台后却因无法持守“民主法治”与“谦卑自制”的态度,自去年1124后,执政的民进党面临重大溃败,蔡总统也可能史无前例地连任失败。而造成现今困境,不外乎是她和执政的民进党“游走法治边缘”与“缺乏谦卑自制”的结果。

蔡英文仗着立法、行政的多数权力,贸然推动诸多有违宪之虞的立法(促转条例、党产条例、年金改革、废红十字会法、修国家机密保护法等),不仅引发社会的动荡与对立,更侵害人民宪法上的权利。此外,更以打击假新闻之名影响新闻自由;又以国安之名,驱逐主张“武统”的大陆学者,侵害言论自由。

而缺乏谦卑自制之例则是更罄竹难书:蔡总统放任党产会赶尽杀绝、纵容令人不齿的东厂张天钦、默许3秒勇的中选会主委任命案,更以仆欺主无视“以核养绿”的公投结果,执意推动非核家园。综观蔡政府的种种作为不免让人民意识到,民主若沦为代议政治中的多数暴力,反倒不能给人民安居乐业的生活。

虽民主制度现今遭受质疑与打击,然纵使民主不完美,但比起专制,民主制度能落实主权在民的精神,人民也能敢思敢言,更有宪法赋予的权利能以选票反思制度、表达意见、更换执政者。

最后,笔者要砥砺中华民国国民,作为五四运动的承继者,将来不论由谁执政,都应戒之慎之,坚持以法治落实民主,更要谦卑自制,不可因大权在握而被权力蒙蔽。就如德国总理梅克尔所言:“每位公民要能够相信‘法律的力量’,而不是‘有力量人的法律’。”这才是民主法治国家的价值。也唯有当中华民国能让民主再次闪耀,才有机会说服大陆走向民主法治的道路,使“德先生”的价值实践于整个中国,共创良治一国的愿景。

(作者为律师、法学教授)

20190510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