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荡在喜悦与绝望之间的早期疗育

奇奇是5岁的男孩,记得他第一次开口喊“妈妈”,已经4岁了。他被医生判定有肢体动作及语言表达上的发展迟缓,须在6岁前把握黄金期接受早期疗育。尔后在社工师协助下,奇奇虽按时进行医院的物理、语言治疗,但健保补助的早疗次数有限,妈妈深怕早疗未达预期,故还会带着奇奇四处请托,争取任何能接受治疗的机会。

到奇奇该上幼儿园的年纪,却都没有幼儿园有能力接收。最后经几番周折,奇奇才排入有早疗人力的托儿机构。不料,该机构却又因老师不足,停止早疗服务,奇奇又必须重新等待入学……

虽妈妈对付出无怨无悔,然庞大的经济压力也早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早疗的路,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此般痛苦日复一日煎熬著妈妈及无数相同困境的家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