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在这样的时间点,看到民进党主席卓荣泰、秘书长罗文嘉坚持“向历史与制度负责”(拒绝没收初选),让笔者感动,也让人想起“民主进步”的创党精神。笔者必须提醒执政党,初选不是民进党的家事、党事,更是在台湾所有中华民国人民的事。

全台湾人民都在看,民进党是不是一个只有利益,毫无理念的政党。全台湾人民都在担心,今天民进党的中执会,未来会不会同样的剧情,出现在中华民国的中选会。

如果中执会的举手表决,可以更改规则,那未来中选会是不是也可以修正选举办法,去图利民进党;像去年陈英钤那样,让站不久的老人无法投票,让候选人可以一边开票,一边呼吁支持者来投票?

蔡英文总统说,“不会以国家机器做私人事情”,但她的纪录不堪检验。为什么民进党立委的陈情,可以劳动蔡系监委去弹劾检察官;为什么中华邮政合法的标案,会让苏贞昌院长撤换赖清德任用的董事长;苏贞昌的行政院长越做越像蔡英文的竞选总干事,台湾人民不会看不出来?

当然,蔡英文是寻求连任的现任总统,手上有太多的资源、工具,可以把规则“乔”到对自己有利,但古往今来,一个在初选就如此吃相难看的总统,可有顺利连任的前例?

蔡英文应该要大开大阖,拼大选而不是拼初选,不要为了个人的“面子”,把最后一点“民主进步”的香火也熄灭。

赖清德是蔡英文的行政院长,赖清德胜出,正好表示蔡英文的政绩受肯定,民进党用这个角度去看待初选,才是民主、进步的。当然,更重要的是,执政党的政府在即将到来的总统及立法委员大选中有义务落实民主法治的正道。

作者为法学教授

【20190526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