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民進黨初選僵持不下,賴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調領先,「如果賴也輸韓」,或者「如果蔡也贏韓」,賴清德願意主動退出,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

客觀來看,這不叫「更改規則」。打個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變成跑兩百,直線變彎道,PU變紅土;而賴清德則是不改變規則,只是如果跑到後段,發生某些情境,他願意在終點線前停下來,禮讓蔡英文。

 

當然,這樣的「讓」,陰謀論者會說不安好心,會說賴清德是要凸顯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懷大度、全力為黨。那麼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賴清德的「讓」,正面對決。

現在民進黨的初選情勢,雙方都做過私下民調,知道怎麼樣的規則對誰有利,於是落後一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現任總統,掌握資源,自然可以影響中執委的意向,用台灣通俗的話講,就是「博歹賭」。

 

在這樣的時間點,看到民進黨主席卓榮泰、秘書長羅文嘉堅持「向歷史與制度負責」(拒絕沒收初選),讓筆者感動,也讓人想起「民主進步」的創黨精神。筆者必須提醒執政黨,初選不是民進黨的家事、黨事,更是在台灣所有中華民國人民的事。

全台灣人民都在看,民進黨是不是一個只有利益,毫無理念的政黨。全台灣人民都在擔心,今天民進黨的中執會,未來會不會同樣的劇情,出現在中華民國的中選會。

如果中執會的舉手錶決,可以更改規則,那未來中選會是不是也可以修正選舉辦法,去圖利民進黨;像去年陳英鈐那樣,讓站不久的老人無法投票,讓候選人可以一邊開票,一邊呼籲支持者來投票?

蔡英文總統說,「不會以國家機器做私人事情」,但她的紀錄不堪檢驗。為什麼民進黨立委的陳情,可以勞動蔡系監委去彈劾檢察官;為什麼中華郵政合法的標案,會讓蘇貞昌院長撤換賴清德任用的董事長;蘇貞昌的行政院長越做越像蔡英文的競選總幹事,台灣人民不會看不出來?

當然,蔡英文是尋求連任的現任總統,手上有太多的資源、工具,可以把規則「喬」到對自己有利,但古往今來,一個在初選就如此吃相難看的總統,可有順利連任的前例?

蔡英文應該要大開大闔,拚大選而不是拚初選,不要為了個人的「面子」,把最後一點「民主進步」的香火也熄滅。

賴清德是蔡英文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勝出,正好表示蔡英文的政績受肯定,民進黨用這個角度去看待初選,才是民主、進步的。當然,更重要的是,執政黨的政府在即將到來的總統及立法委員大選中有義務落實民主法治的正道。

作者為法學教授

【20190526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