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谁在乎“民主进步”?

 

民进党初选僵持不下,赖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调领先,“如果赖也输韩”,或者“如果蔡也赢韩”,赖清德愿意主动退出,支持蔡英文竞选连任。

客观来看,这不叫“更改规则”。打个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变成跑两百,直线变弯道,PU变红土;而赖清德则是不改变规则,只是如果跑到后段,发生某些情境,他愿意在终点线前停下来,礼让蔡英文。

 

当然,这样的“让”,阴谋论者会说不安好心,会说赖清德是要凸显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怀大度、全力为党。那么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赖清德的“让”,正面对决。

现在民进党的初选情势,双方都做过私下民调,知道怎么样的规则对谁有利,于是落后一方想尽一切办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现任总统,掌握资源,自然可以影响中执委的意向,用台湾通俗的话讲,就是“博歹赌”。

Read more

阿扁保外就医是法律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前总统陈水扁(下称扁)在总统任内涉嫌贪污,除有5案停审外,已有3案有罪定谳,合并执行20年刑期。按理,扁既未经特赦,应在监服刑,纵使他曾贵为总统,但如今他的身分单纯就是受刑人,与其他受刑人所获待遇理应相同。然虽为受刑人,并不表示就不能获得适当的医疗照顾。依《两公约施行法》之意旨:自由被剥夺之人,仍应受合于人道及尊重其天赋人格尊严之处遇。故所有受刑人都有权利获得符合人权的医疗保障。

 

扁自2015年在马总统任内获准保外就医后,迄今已获第18次展延,理由是基于《监狱行刑法》第58条“在监内不能为适当之医治”。然究竟何谓保外就医,又扁保外就医究竟是法律问题或政治问题,都值得探究。

首先,由监所医疗制度谈起,再探讨扁保外就医争议。 Read more

摆荡在喜悦与绝望之间的早期疗育

奇奇是5岁的男孩,记得他第一次开口喊“妈妈”,已经4岁了。他被医生判定有肢体动作及语言表达上的发展迟缓,须在6岁前把握黄金期接受早期疗育。尔后在社工师协助下,奇奇虽按时进行医院的物理、语言治疗,但健保补助的早疗次数有限,妈妈深怕早疗未达预期,故还会带着奇奇四处请托,争取任何能接受治疗的机会。

到奇奇该上幼儿园的年纪,却都没有幼儿园有能力接收。最后经几番周折,奇奇才排入有早疗人力的托儿机构。不料,该机构却又因老师不足,停止早疗服务,奇奇又必须重新等待入学……

虽妈妈对付出无怨无悔,然庞大的经济压力也早已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早疗的路,到底要不要坚持下去?此般痛苦日复一日煎熬著妈妈及无数相同困境的家庭。 Read more

五四运动百年,究竟带给我们什么?

1919年,北大学生因“山东问题”而兴起“外争国权,内除国贼”的爱国运动,“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两大价值也被引进。今年,正逢五四运动100周年,海峡两岸举办各种回顾活动,也借此机会反思五四运动的价值。

迈向5G、AI世代的今日,赛先生已是全球盛行,全球人的生活都难以脱离科学。然观察世界与两岸,“德先生”与“爱国精神”的发展又是如何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