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李進勇主委:印尼能,為何台灣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灣及海外多處設下為數眾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參與印尼大選。印尼,讓國人普遍認為仍是「發展中」的國家,卻有比我們更前瞻的選舉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灣,之前的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針對不在籍投票卻言:「明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困難度。」究竟中華民國的選舉制度還要落後到何時?

試想每次投票:戶籍設於高雄、北漂的大學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須提早搶購往返北高的車票;接著他必須承受舟車勞頓,還必須在法定投票時間趕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艱困不便。

然若有不在籍投票制度呢?國人可跳脫時空限制,能於通訊地、工作地,或以郵寄方式投票。且不在籍投票實施於世界各國,其進行方式多元,除上述於通訊地、工作地投票的「移轉投票」,以郵寄方式的「通訊投票」外,還包括網路投票等。

不在籍投票制度除具備便民優勢,又能因投票率增加,提升當選人的民主正當性,為人民服務的公僕們何樂不為?

筆者以為可能的原因有二:

原因一:現行投票制度的困境。目前面臨的困難,是因現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及《公民投票法》條文內均規定,選舉人應於「戶籍所在地」投票。另外,針對海外僑民,《憲法增修條文》規定必須「返國」行使選舉權。故不在籍投票制度的建立事關修法修憲。然而考量現今社會交通、資訊便捷,人口流動早已是常態,以「戶籍地」或「返國」投票的規定早已過時,應積極修改。

原因二:行政、立法怠惰,不在籍投票制度難產。

早在戒嚴時期,《動員戡亂時期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20條就已容許投票所工作人員可於工作地投票,可謂不在籍投票的先驅。扁政府時期,就有立委提案不在籍投票。後內政部曾舉辦公聽會、立法院法制局也經多番研究。2017年《公民投票法》修法時,亦訂立「公投不在籍投票」的規定(但實施方式仍需另以法律定之)。直至2018年底,前中選會主委陳英鈐亦曾說:「選後將推動修法」。細數自扁政府以來,已至少歷經19年,不在籍投票仍催生失敗,可知自扁以來歷任政府怠惰至此。

解方:中選會主委李進勇應限期推動法案,落實不在籍投票。

中華民國作為亞洲第1個民主法治國家,究竟有何無法跨越的困難,迫使無法回戶籍地的警消人員、軍人、受刑人等被迫放棄表達意見的機會?且既移轉投票已適用於選務人員40年之久,以現今科技,難道無法擴大適用於全民嗎?中選會執掌中華民國選務工作,背負民主政治運轉的重責大任,李進勇主委應限期推動不在籍投票,以反轉人民對其上台的爭議形象。

筆者以為,政府應先限期試行「國內的移轉投票」,只要經選民事前申請,就能將投票地點由戶籍地轉移至工作地或通訊地,再親自完成投票。若試行成功,亦能進一步擴大到「通訊投票」、「網路投票」等方式,造福更多不便出門的公民。另外,海外僑民不在籍投票規定,也應積極推動修憲處理,別一拖再拖。針對大陸台商的部分,也可設想更周延的處理方式。

期許蔡總統,作為受惠於民主制度的領導人,更應珍惜民主力量,從速推動不在籍投票,別再讓藍綠之間的選情角力、行政、立法的怠惰,誤了民主大事。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90607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