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陆台三角 台不当马前卒

川普与蔡英文上任迄今,北京─台北─华盛顿的三角关系变化,令人目不暇给,但关心台海安全、两岸人民福祉者,看到民进党的政策路线,奠基在毫无保证的川普“善意”上,不得不忧心忡忡。

蔡英文上任后,先是偏离“遵守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宪政承诺,让两岸关系陷入僵局;去年选举大败后,蔡英文又激化“辣台妹”路线,以冲撞两岸关系,挽救自己的民调。

其实依两岸宪法,现状就是“一国(中国)两制(民主政治vs.一党专政)”,虽香港过去廿二年的经验,让北京“以共产党为首的一国两制”立场,对台湾人民毫无说服力。然另一方面,民进党明知无法更改“两岸同属中华民国”的宪法框架,却又在不同场合一再明示台独意图。如:在外交部五月六日批评大陆阻我参与世卫大会的新闻稿中,甚至出现“台湾就是台湾,具有完整的国格,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之字眼。民进党的举措,也让台湾处在一种自我否定的矛盾困境。

火上加油的是不按牌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川普。蔡英文在川普当选后亲自致电,进行“蔡川对话”。民进党就此沾沾自喜,认为川普对台友善,对陆强硬,足以作台独路线的后盾。但川普非常现实,话说得很清楚,是因为台湾对美军购数以百亿计,接个祝贺电话无可厚非。川普对台友善出自美国国家利益,若有一天,美国国家利益是对台不友善,川普也绝对不会违逆。

川普的现实路线也可由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卜睿哲的话印证,“台湾若有人相信美国会百分之百、全然地支持台湾,如同无条件的空白支票…”可见民进党政府全然信赖美国将让台湾陷入极大困境。

美陆贸易战愈演愈烈,使本来就与美陆经贸往来密切的台湾,进退失据。大陆长期为台湾最大出口市场,台湾的贸易顺差也大多依赖大陆。现美陆互相提高关税,台湾应该要做的是临渊履薄,而非莽撞选边。无论二○二○年谁当选中华民国总统,都要面对如何在美陆两强的冲突中化险为夷。

除了与民进党的选举利益相关者外,相信台湾大多数人,都认为政府不应该挑衅北京,不需在北京与华盛顿的冲突中,选择加入哪一队。

就如柯文哲说的,“两岸问题,不回答就是最好回答”,既没有好答案,又何必勉强应对?国民党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也就是以“各表”搁置不会有共识的歧异。

若民进党真的要加入“川普队”,那也先请美方以白纸黑字做出保证才有意义,如将台美关系回复至一九七九年断交前的状态(恢复邦交、重启共同防御条约)。

“尸位素餐”适合形容民进党在两岸关系扮演的角色,自己做不到,也不准别人做(如:陆委会威胁解散赴陆参与民主协商的在野党),更在立法院制定比修宪更高的签署两岸协议门槛。足见民进党对于民主vs.专政的制度之争缺乏信心。

在三次政党轮替后,蓝绿两党在两岸政策的绩效,人民大致有底,没有哪个党是一百分,甚至也没有八十分,台湾现实处境并不完美,但也是时候在两个不让人满意的选项中,挑选一个“比较不烂”的。

二○二○,台湾人民应该在两岸关系上“定锚”,选择一个“不满意,但可以接受”(两岸和平发展、美陆不选边站)的选项,让台湾下一代可以有稳定的环境,寻找自己的舞台。 笔者相信,这个选项不会是蔡英文。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0610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