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絕魔鬼誘惑 華航,民營化吧!

國安特勤人員私菸案,現在反而是讓華航來承擔第一線壓力,對於基層的承辦人員來說,實可說是無妄之災,但也是華航公、民不分的體制之下,遲早會出現的結果。

一九八八年,華航轉型民營化,本希望讓華航從此成為台灣人民的公共財。但是今天的華航,卻可說是「有民營化之弊端,又兼國營事業之僵化」。

政府直接、間接持有華航的股份超過五成,可以實質控制人事,而被派任的高層,又因為形式上已經民營化,而毫無監督的管道。

既然是執政者意志決定華航人事,華航高層對於總統府的要求,當然是全力配合;而對基層人員來說,總統府既然是「老闆的老闆」,除了執行長官交代的任務,又有什麼其他的選擇?

公不公,私不私,這樣的情形已經困擾華航多年。民進黨上台後,華航兩次罷工,高層的應變可說是荒腔走板,毫無章法。一開始是過度的讓步,想要慷納稅人之慨來營造「善待勞工」的印象,事後承諾跳票,又讓自己陷入兩面不是人的難堪。

任何公司都要盡社會責任,但「社會責任」絕對不是輔選執政黨的「選舉責任」,華航就是在這一點分不清楚,而動輒得咎。

而總統府近日的聲明,確實影響到個案的偵辦。總統府說,這不是「走私」,是「超買」;又說「沒有總統府、國安會的政務及機要人員涉案」,這些發言,都是赤裸裸地在對檢察官下指導棋。試問,總統府都定調這是「超買」,那麼北檢接下來要怎麼查,其他的機關要怎麼查?

現在是沒有特偵組的時代,檢察官受行政權指揮監督,而總統府卻在偵辦結果尚未公開之前,就急著把案情畫出一道紅線,這是總統府不知要避「瓜田李下」,還是就是要影響司法?

藉著這次私菸案,政府不只是要透過個案,去改正錯誤,更應正視華航的結構性問題,讓華航的營運回到正軌,讓當年烏銊等原始股東「捐出」所有股份成立航發會的初衷─華航資產供航空事業發展而用─可以落實。

眾多泛公股事業,再加上政府出資成立的基金會,對於執政者來說就是「魔鬼的誘惑」;這麼龐大的資源,又不受文官體制的束縛,執政者對資源的留戀,才是眾多泛公股事業無法真正民營化的主要原因。

但華航,畢竟是全民的華航,早已到了該「一飛沖天」的時候。筆者期待,每一位總統候選人,都該對華航,以及國營事業民營化的政策,做出表態。

作者為陳長文/航發會創會董事

20190729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