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绝魔鬼诱惑 华航,民营化吧!

国安特勤人员私菸案,现在反而是让华航来承担第一线压力,对于基层的承办人员来说,实可说是无妄之灾,但也是华航公、民不分的体制之下,迟早会出现的结果。

一九八八年,华航转型民营化,本希望让华航从此成为台湾人民的公共财。但是今天的华航,却可说是“有民营化之弊端,又兼国营事业之僵化”。

政府直接、间接持有华航的股份超过五成,可以实质控制人事,而被派任的高层,又因为形式上已经民营化,而毫无监督的管道。

既然是执政者意志决定华航人事,华航高层对于总统府的要求,当然是全力配合;而对基层人员来说,总统府既然是“老板的老板”,除了执行长官交代的任务,又有什么其他的选择?

公不公,私不私,这样的情形已经困扰华航多年。民进党上台后,华航两次罢工,高层的应变可说是荒腔走板,毫无章法。一开始是过度的让步,想要慷纳税人之慨来营造“善待劳工”的印象,事后承诺跳票,又让自己陷入两面不是人的难堪。

任何公司都要尽社会责任,但“社会责任”绝对不是辅选执政党的“选举责任”,华航就是在这一点分不清楚,而动辄得咎。

而总统府近日的声明,确实影响到个案的侦办。总统府说,这不是“走私”,是“超买”;又说“没有总统府、国安会的政务及机要人员涉案”,这些发言,都是赤裸裸地在对检察官下指导棋。试问,总统府都定调这是“超买”,那么北检接下来要怎么查,其他的机关要怎么查?

现在是没有特侦组的时代,检察官受行政权指挥监督,而总统府却在侦办结果尚未公开之前,就急着把案情画出一道红线,这是总统府不知要避“瓜田李下”,还是就是要影响司法?

借着这次私菸案,政府不只是要透过个案,去改正错误,更应正视华航的结构性问题,让华航的营运回到正轨,让当年乌銊等原始股东“捐出”所有股份成立航发会的初衷─华航资产供航空事业发展而用─可以落实。

众多泛公股事业,再加上政府出资成立的基金会,对于执政者来说就是“魔鬼的诱惑”;这么庞大的资源,又不受文官体制的束缚,执政者对资源的留恋,才是众多泛公股事业无法真正民营化的主要原因。

但华航,毕竟是全民的华航,早已到了该“一飞冲天”的时候。笔者期待,每一位总统候选人,都该对华航,以及国营事业民营化的政策,做出表态。

作者为陈长文/航发会创会董事

20190729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