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主法》上路后,好还能更好

《病人自主权利法》(下称病主法)是亚洲首部保障病人医疗自主权的法律,经过3年预备期,自108年1月6日正式上路。

《病主法》首次将“医病共享决策权”明文规范,让病人对病情及医疗照护选项有知情、选择、决定权。另外更明定“拒绝医疗权”,在5种法定临床条件下(末期病人、不可逆转之昏迷、永久植物人、极重度失智、政府机关公告重症),病人可借由“预立医疗决定”(AD),拒绝违反意愿的生命延长治疗,改施以缓和医疗,以达善终。

笔者关心《病主法》,并曾投书〈人生期末考,准备好了吗?〉、〈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等文,鼓励各年龄民众都应为自己预做安排。然至今年8月13日签署“预立医疗决定”人次仅6092人,由低签署人数可见《病主法》仍有问题待解。
笔者整理以下问题,盼立法院、卫福部、相关医疗单位及保险业者能齐力改善。

一、咨商费用成为负担

《病主法》规定民众须先进行“预立医疗照护咨商”(ACP),充分了解自身权益、善终方式后,才能签署“预立医疗决定”(AD)。

然咨商费用以每人一次60分钟3500元为上限,对许多人仍是负担。惟比起国防预算中不必要的支出(如:坦克车),医疗咨商攸关生命品质,更值得投资。故笔者呼吁立法院应调整预算,转以补助咨商费用,更具效益。此外,杨玉欣委员曾提议,保险公司可因AD执行(可免去不必要的医疗),减少支付保险金而受惠,故由保险公司吸收咨商费用不失为一种办法。笔者肯定此提议,呼吁保险公司应善尽企业社会责任,主动将“咨商费用补助条款”纳入保险契约,以达企业、民众双赢。

据知,目前卫福部已提供全国(中)低收入户免费咨商,而北市立联合医院更将免费对象扩大到身心障碍、重症患者等。以上政策值得称许,然据北市联合医院统计,签署AD人次中却仅约一成为重症患者,足见《病主法》观念推广仍有进步空间,故盼卫福部及相关单位能再加强宣导,让人民皆有机会实践医疗自主权。

二、咨商品质与医病沟通有改善空间

目前据知咨商状况因咨商专业人员不同、成效各异且品质不稳,故笔者建议卫福部统筹蒐集常见疑义,建立问答数据库,供咨商时使用并与民众共享,避免民众因不熟悉法规、医疗知识而未周全思考,降低咨商效益。目前北市立联合医院架设《病主法》相关影片,由医师向民众宣导、解释相关措施,除能增加医病沟通效率,亦能拉近医病距离,值得肯定。

以下笔者提出咨商常见迷思,供读者参考。

迷思:若签署“‘我不希望接受维持生命治疗”’、‘我不希望接受人工营养及流体喂养’”,医师就会放弃救治?

答:错。医师会“先”救。

医师须在病况达法定5种临床条件的相应“标准”时,始可执行“预立医疗决定”。

例如:伤者因脑部外伤昏迷入院,仍须先接受医师诊断、进行必要治疗,至病况达《病主法》施行细则第11条“不可逆转之昏迷状况”的“法定标准”:“…因外伤所致,经诊察其意识超过6个月无恢复迹象。或…有明确医学证据确诊脑部受严重伤害,极难恢复意识”,且由医师确诊、照会后,才能执行AD(中止维持生命医疗)。

星云大师曾言:“唯有善终,才能往生善道,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善终不仅是个人心愿,更是家人共盼、攸关整体社会幸福的课题。现今医疗科技进步,固然能延长生命,然是否能善终却仍是难题。故盼立法院、卫福部、相关医疗单位、及保险业者齐心解决问题,让善终不再困难,人人都能为自己生命的最后一程作主。

20190814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