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年改政策、弭平世代伤口才是首务

大法官终于在今年8月对军公教年改释宪案做出解释(大法官解释781、782、783号),除军公教退休人员不得转任私校规定违反宪法平等原则外,其余涉及“不溯及既往原则”、“信赖保护原则”、“比例原则”之争议,均属合宪。惟大法官史无前例做出28份协同以及不同意见书,足见本案之争议。

笔者过去曾投书〈年改上路最谦卑底线:大法官宣告合宪〉,强调政府不应背信于民,应将预算花在刀口上。纵此3件解释结果不如笔者预期,然笔者不禁好奇,面对被剥夺未来生活依靠的人民,大法官们即使做出合宪解释,心里曾否有过挣扎,又是否愿意将这般两难写于意见书之中,让人民理解大法官虽贵为法律解释权威,却也是本于同理心万分不得已才做出决定。


省思年改政策及释宪结果,笔者有2点感悟:

一、蔡政府政策偏颇失职

汤德宗大法官于不同意见书言:“年改的真正动机应是政府不愿意再花这么多钱来照顾(养老)军公教退休人员!”、政府将预算花在未必需要的建设,才是“造成国家财政危机的罪魁祸首”。

汤大法官针对国家政策方针提出个人观点,虽引来超越分际之争议,然其论点掷地有声,笔者心有戚戚焉。

军公教年金制度濒临破产,原是年改势在必行的主因。但年金制度破产并不等同国家破产。真要说,蔡政府花费(纳税人的钱)将近3900亿玩军备游戏、8800亿前瞻建设,足可证明国家财政并非窘迫。又蔡政府近日慷慨撒800亿于交通观光、淘汰柴油车、放宽农保条件等补助上、苏院长花600亿让高铁延长案起死回生,然这些政策均为临时起意的急就章,对买票或许有利、对国家财政状况却是长久不利。若政府愿将预算改挹注于社会福利制度,如:各样年金制度、长照缺口、弱势需求等,人民生活的福祉才能长久确保。

另外,张琼文大法官于协同意见书言,过去较优厚的军公教退抚制度因社会变迁导致不合理,非可归责于军公教人员,问题根源应是“政府多年来明知年金运作将窒碍难行却迟迟不予作为”。政府长年怠惰,至年金制度将溃堤才大砍原本就该给人民的退休金,难怪张大法官言:“政府欠受改革不利影响之军公教一个道歉!”

二、“世代正义”口号不应滥用

在年改释宪辩论会上政府方代理人黄旭田律师提到:“年纪愈大的人花费愈少”、“老人生活费每月只要1万3千元就足够”,实令笔者摇头。年轻的政府方律师恐不知人间疾苦,这些已退休人士面临老年生活的挑战,比起过往更加严峻。医学发达成功对抗老化、疾病、死亡,却撼动经济及社会结构。老年生活只会愈漫长,与慢性病共存的时日更是如此。

长照资源僧多粥少,老年人普遍只能靠自己支应将来医疗费用,如今政府说砍就砍,对他们来说情何以堪?且年长者也不应单单被视为社会的负担,他们仍应有活出健康丰富晚年的权利。

年改过程许多人高喊“世代正义”,更批评军公教贪得无厌。然正义为何?光是世代间攻击造成社会对立,就是整体社会的挫败与不正义。笔者须强调,年改重点实非世代间的分配正义,而是应检视国家预算分配的妥适性。

粗糙的立法未必违反宪法,这本是大法官解释的侷限性。然而庆幸我们身处民主社会,还可用选票促成政党轮替,将走针的政策丢弃,毕竟台湾没有大玩撒钱游戏及军备竞赛的本钱,我们应靠着我们的优势──民主法治──这个软实力,解决社会内部问题及改善两岸关系。2020年大选将近,呼吁每位选民审慎思考投票,我们需要能严肃看待社会各层面需求,把钱花在刀口上,翻转人民生活的政府!

(作者为终身志工、法学教授)

20190912人间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