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蓮同學,我決定為妳連署

呂秀蓮副總統,是我的大學法律系同班同學,當時她總是系上的「資優生」,之後也出國深造,我們都以為,未來她不是台灣的名教授,就是台灣的名律師。

沒想到,她卻一頭栽進黨外運動裡,並在影響台灣至深且遠的「美麗島案」中,被判處十二年有期徒刑,實際服刑五年餘。

筆者對兩岸關係的政治理念與秀蓮同學不同,但我從來沒有懷疑她對民主、法治、人權的信仰與追求。畢竟,要追求權力,要追求財富,在那個年代,有太多更快、更安全的方式。如果不是真正有信仰的人,是不會選擇去走秀蓮這樣艱難的一條路。

今天的民進黨人,三句不離「對台灣民主的貢獻」,覺得台灣人欠民進黨,所以現在東廠濫權也可以,享受資源也只是理所當然。但真正為台灣的民主流過血、犧牲過的人,那裡是民進黨現在的這些徒子徒孫呢?是像呂秀蓮這樣,真的失去過自由卻仍然為民主法治賣命的人。也就是說,對民主有理念的黨外前輩,現在都與民進黨漸行漸遠了,施明德們、呂秀蓮們,更不要說民進黨的神主牌鄭南榕,他所追求的「百分百言論自由」,民進黨也棄之如敝屣,毫不在乎。

陳菊,因為是現在民進黨內唯一可掛上「美麗島招牌」的人,位高權重,輕易就質疑別人「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有什麼關係」,她也可映襯出了呂秀蓮的過人之處。

呂秀蓮也掌握過權力,但是她沒有用自己的權力,做出不符合民主標準的事;更不會把曾經為台灣的犧牲,當作投資,在掌權之後試圖回收。

在民進黨卡管的時候,呂秀蓮與張善政共同聲明,要求教育部「儘速聘任管中閔」;在民進黨要把公投關回鐵籠的時候,我的學生羅智強每天早晚,不管晴天雨天站在街頭演講護公投,和呂秀蓮的出發點一樣,只是用不同的方式,為人民的公投權利努力。

四十年過去了,呂秀蓮對民主的理念沒有改變。

現在,筆者老同學呂秀蓮要連署參選總統,雖然她的兩岸理念跟我有差距,但「和平」是我永遠的前提,對於她的「和平」的主張,我有極高的興趣。不管是黑貓白貓,抓得到老鼠就是好貓,真正重要的,也就是確保兩岸的和平發展。

所以,我願意為她連署,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夠為她連署。讓那些曾經支持黨外,支持民進黨,而對現在的蔡政府所做所為看不下去的人,有一個支持的出口。

我知道,蔡總統的陣營會說,陳長文此舉「不安好心」,是為讓呂秀蓮來分票,是為了讓韓國瑜當選。果如此,我要說,秀蓮同學能夠得到多少票,除了呂秀蓮能夠決定的因素外,是蔡總統,她的施政讓多少人失望,也決定了這件事。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90923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