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莲同学,我决定为妳连署

吕秀莲副总统,是我的大学法律系同班同学,当时她总是系上的“资优生”,之后也出国深造,我们都以为,未来她不是台湾的名教授,就是台湾的名律师。

没想到,她却一头栽进党外运动里,并在影响台湾至深且远的“美丽岛案”中,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实际服刑五年余。

笔者对两岸关系的政治理念与秀莲同学不同,但我从来没有怀疑她对民主、法治、人权的信仰与追求。毕竟,要追求权力,要追求财富,在那个年代,有太多更快、更安全的方式。如果不是真正有信仰的人,是不会选择去走秀莲这样艰难的一条路。

今天的民进党人,三句不离“对台湾民主的贡献”,觉得台湾人欠民进党,所以现在东厂滥权也可以,享受资源也只是理所当然。但真正为台湾的民主流过血、牺牲过的人,那里是民进党现在的这些徒子徒孙呢?是像吕秀莲这样,真的失去过自由却仍然为民主法治卖命的人。也就是说,对民主有理念的党外前辈,现在都与民进党渐行渐远了,施明德们、吕秀莲们,更不要说民进党的神主牌郑南榕,他所追求的“百分百言论自由”,民进党也弃之如敝屣,毫不在乎。

陈菊,因为是现在民进党内唯一可挂上“美丽岛招牌”的人,位高权重,轻易就质疑别人“对台湾的民主发展有什么关系”,她也可映衬出了吕秀莲的过人之处。

吕秀莲也掌握过权力,但是她没有用自己的权力,做出不符合民主标准的事;更不会把曾经为台湾的牺牲,当作投资,在掌权之后试图回收。

在民进党卡管的时候,吕秀莲与张善政共同声明,要求教育部“尽速聘任管中闵”;在民进党要把公投关回铁笼的时候,我的学生罗智强每天早晚,不管晴天雨天站在街头演讲护公投,和吕秀莲的出发点一样,只是用不同的方式,为人民的公投权利努力。

四十年过去了,吕秀莲对民主的理念没有改变。

现在,笔者老同学吕秀莲要连署参选总统,虽然她的两岸理念跟我有差距,但“和平”是我永远的前提,对于她的“和平”的主张,我有极高的兴趣。不管是黑猫白猫,抓得到老鼠就是好猫,真正重要的,也就是确保两岸的和平发展。

所以,我愿意为她连署,我也希望更多的朋友,能够为她连署。让那些曾经支持党外,支持民进党,而对现在的蔡政府所做所为看不下去的人,有一个支持的出口。

我知道,蔡总统的阵营会说,陈长文此举“不安好心”,是为让吕秀莲来分票,是为了让韩国瑜当选。果如此,我要说,秀莲同学能够得到多少票,除了吕秀莲能够决定的因素外,是蔡总统,她的施政让多少人失望,也决定了这件事。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0923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