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言而無信成為政治的新常態

國道收費員再次走上街頭,這次則是要求民進黨「兌現承諾」。2016年8月,民進黨政府由當時的政務委員林萬億與勞動部長郭芳煜與自救會簽下協議,事後林萬億則表示自己不代表政府,僅代表個人,所簽署的是「君子協議」,無法律效力…。

外界聽到林萬億的說法,臉上只能有三條線。如果林萬億不代表政府,或者說沒有得到政府的授權,為何自救會要跟你談判?這樣的執政者,似乎是在玩弄兩面手法,要安撫社運團體時,就先派一位官員出來全都買單,事過境遷再說這位仁兄「只代表個人」,這樣的做法,未來民進黨講話,還有人信嗎?

類似的情形,還有2016年的華航空姐罷工,上任第一天的華航董事長,對勞方訴求照單全收,只求能夠結束罷工,事後卻對簽署的協議跳票,奠下今年華航機師罷工的遠因。比林萬億好上一點的是,華航並沒有說「董事長不能代表華航」,留下了一點顏面。

信用,是執政者最珍貴的資產,也是推動所有政策的前提。「民無信不立」,如果政府變成放羊的孩子,那麼就算可以得逞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之後再怎麼說都沒有人在乎時,又該怎麼辦?

這樣的困境,當然也會出現在國家領導人身上。2010年的ECFA辯論,當時蔡英文主席說「兩岸早收清單項目若放入ECFA,就要綁進10年開放期程,九成項目都要開放」。也就是說,依據蔡總統9年前的論述,如果明年ECFA沒有擴大開放範圍,就必須終止。

然而,這又遭到陸委會的反駁。陸委會近日聲明,有關於ECFA的10年大限,WTO「沒有任何決定性的共識與標準。」這產生讓人震驚的矛盾,就是9年前的蔡英文與今日的陸委會,兩者必有其一出爾反爾,不論是誰,對於政府的誠信,都是重大的打擊。

又如陳同佳案,也是同樣的狀況。在香港反送中發生前,政府三番二次希望香港把陳同佳遣送來台,等到香港反送中成為政治利多,政府竟能180度大轉彎,拒絕陳同佳來台投案,直到社會輿論大譁,才表示同意陳同佳來台,但接著,卻又製造假新聞說馬英九的「律師密友」藉陳同佳案,去香港幫港府反送中解套,所以是「魔鬼」。這種翻手是雲覆手是雨、我說了算的傲慢反覆,讓人嘆為觀止。

最讓人民不能接受的是,民進黨在野時痛擊「鳥籠公投」,把公投奉若神主牌,於是執政後修法大幅降低了公投門檻,然而,只因去年1124公投過程與結果對民進黨不利,乾脆大刀一揮,就抹了公投的脖子,修法規定「公投拆大選」。因為依照《公投法》規定,公投要通過必須同意票超過不同意票,且有效票必須超過最近1年總統投票,有投票權的總合格選民數的1/4,換算起來,也是要有將近500萬選民出來「投票」,而且是投「同意票」,沒有「公投綁大選」幾乎不可能有這麼多人出來投票。

民進黨此舉,等於創造了一個比國民黨更小的鳥籠、實質地「送終公投」。而更讓人訝異的是,當民進黨自毀公投神主牌後,當年所有唱公投入雲的政治人物,只剩下甫宣布退出總統選舉的呂秀蓮,還曾苦口婆心地發出異音,說這是「背叛民主」。

凡此種種,皆讓人們對於政治的不誠無信,感到錯愕灰心。難道,政治就必須是滿口謊言?難道,政治就必然是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說話不算話?

當然,類似這種在野時反對,執政時轉彎,或者執政時贊成,在野時反對的轉彎例子,民進黨並非特例,國民黨也有。

例如國民黨在野後,對於《勞基法》修法時,以勞團主張的「兩例」,去對抗民進黨的「一例一休」。但當民進黨的「一例一休」怨聲載道,既沒有發揮保護勞工的功能,又限制了產業的彈性,現在國民黨又來批「暴衝」,也同樣自我矛盾。

只是國民黨也許皮鞋穿慣了,頻率相對較低、情況相對輕微。然而,為反對而反對,為權力而轉彎的本質,卻是雷同。

當失信成為了政治可被接受的「新常態」,台灣的民主還有前途嗎?是為憂,卻更期待所有從政者守信。共勉之。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91104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