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从“一国两制”到“良制一国”

香港1124区议会选举,泛民派大胜建制派。选举过程理性平和,对比选前半年街头暴力冲突,着实令人放心不少。笔者认为,相较两岸近年几近倒退的互动,香港与北京在政治与地缘上的紧密关系,更能对促成良制发挥杠杆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过选举表达民意,盼北京能对港民对民主的冀望,在一国“两制”承诺内给予更大空间。果如此,两岸四地共荣于“良制”之下应能水到渠成。

综观1997年香港回归以来,历经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伞运动及今年反修《逃犯条例》争议,有三点值得注意:

一、香港社会公民意识抬头及对民主期待殷切。

1124区选,当选者虽仅具地方咨询功能,并没有实际立法权,但无论是投票人数或投票率,皆是九七回归以来之最。其所传达的政治意义在于:香港公民意识的抬头及对民主期待殷切。

就公民意识而言,在1984年签订《中英联合声明》时,邓小平以“50年不变”(马照跑,舞照跳)作为香港实行一国两制的承诺。回归后20余年间,香港持续展现其国际金融中心、高度法治社会之亮眼面貌,政治改革开放进展则相对缓慢。近年几次政改,虽未达港人对《基本法》所定特首与立法会选举应“循序渐进”实现“普选”的期待,惟在港人不热衷政治的想像下亦未引起重大风波。但从2014年雨伞运动到今年反修例争议,却引起超乎想像的众多香港民众关心民主议题。据报,此次区选大幅增加近40万登记选民、选举中许多“政治素人”出线,在在显示香港政治环境与公民意识,已较22年前回归时的冷漠截然不同。

相较台湾戒严时期党外运动以争取民主作为取得自由、人权、法治之手段,香港因承袭港英时期建立之专业官僚体制,自始即享有相当程度的自由、人权与司法独立,故早先港人并未对民主有强烈诉求。但近年因贫富差距、高房价等严峻社会问题、基本法国安立法风波、反修逃犯条例争议,使不少港民对行政长官(及北京当局)失望。人大常委指责香港法院裁定禁止蒙面规例违反基本法乃越权行为,也引起两制下对香港“司法独立”承诺不保的忧虑。换言之,港民对一国两制信心不免动摇,亟欲藉选举争取对香港事务更多的自主性。

实际上,北京不必过于担忧。此次选举显示的是港人对体制仍有盼望,而港人若能依法取得更多的政治参与空间,也就可以自行调节内部问题。普选,反而是北京与香港之间最佳的防火墙。

二、香港能否践行民主法治,有赖于大陆对良制的追求。

此次区选展现港人“争取民主”的意愿,但能否持续不断进展,仍取决于大陆是否能实现包括民主在内的良制。在“一国”命题下,若大陆领导人不能加速回应港人对民主的期待,则民主对港人而言,终究只是北京为97年收回香港的“权宜之计”,长久下来东方明珠的光芒终将逐渐黯淡。而在推动香港民主进程上,北京或可借镜台湾从戒严逐步开放地方选举进而解严之经验,体认到威权政党除能透过民主化取得统治正当性,也能在选举中赢得人民信任。

三、促成大陆“良制”发展,港比台更能发挥杠杆作用。

笔者认为,如今的香港比台湾更能发挥促成大陆“良制”之杠杆作用,主因有三:一、民主制度在台湾因长期党派互斗、议事效率低落,对大陆吸引力日渐降低;二、“良制一国”的主张在两岸尚有统独纠葛,然香港则无对“一国”的争议,相对容易就良制形成共识;三、对北京而言,在主导一国两制的过程中,透过观察香港民主化实践,也可提升对民主制度的理解与掌握。

香港区选展现港人追求民主的勇气,但从街头走入议场,考验才正要开始。虽香港议题已高度国际化(如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港民仍应珍惜来之不易的成果,从体制内寻求改变,切勿躁进。北京则须以仁者胸怀认清港人对民主的盼望并非“港独”主张。积极回应港人对民主的诉求,不但不会动摇北京在港权力基础,反能赢回港民对北京的信心。而当香港的改变促成一国两制在2047年前蜕变为“一国良制”时,两岸四地人民对“良制一国”的期盼将终有实现的一天。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191201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