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之外,还需要你的同理心

儿童福利联盟(下称儿福)自民国80年底成立至今已28年,全台共计29个据点,长期关注儿少人权、协寻失踪儿童及收出养服务等,对儿少福利有重大贡献。报载今年11月儿福以新台币3.7亿元,在台北市内湖区购置一整层办公室,有民众质疑善款用来“帮忙缴房贷”,因而涌入要求退款的电话。儿福表示北区办公室年租金近600万元,还要面临涨价与搬家的压力;再者,愿意将大坪数近捷运站的建案卖给社福团体者也少。儿福从1998年开始陈报教育部提拨部分所得转为购屋基金长达21年,终于才在今年得以购置办公楼层。

据了解,上述儿福事件在理性沟通后已经落幕,但报章媒体上部分情绪性发言和报导却已造成了伤害,相当令人遗憾。笔者对此感同身受。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灾情惨重的“311复合式灾难”(地震、海啸、核电厂事故),当时笔者担任志工的红十字会,秉持着红十字会精神:“有苦难的地方就有红十字会,有红十字会的地方就有希望”,为扮演好国际人道救援的角色,立刻公开发动募款。登时各界善款涌入,4月初现金捐款即达新台币18.7亿元。然而,把钱一股脑儿送到灾区是最简单但未必是最负责任的做法。灾后重建工作庞杂,须依专业综合判断且与受灾区的对应单位(日本赤十字社)协调、沟通、共同规画,把善款妥当分配在紧急救援、暂时安置、灾后重建的三阶段,因为对灾民来说,每个阶段皆同等重要。

只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全额”拨付18.7亿给“日本赤十字社”,即被有心人士冠上“暗杠”、“扣住捐款”、“挪作他用”的标签,也爆发退款要求。红十字会多年累积的信任,因不实谣言、恶意抹黑而蒙上污名。

今年9月,中华民国红十字会在网站上提供“日本赈灾专案进度说明”,纪录8年间中华民国红十字会与日本赤十字社密切交流、互相学习的点滴。当年募得25.7亿善款已全数按照备忘录执行完毕(包含六大重建计画与658户公营住宅等)。我们均不乐见天灾人祸,但这却也是老天给我们的一个学习机会,去学会如何展现我们的同情心、力量、本事。

儿福事件与当年红十字会捐款争议类似,公益团体如何与捐款人有效沟通是门学问、也该虚心检讨。但挫折是礼物,让我们知道做好事同样“事非经过不知难”,好还要更好。借此,笔者想提出两个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是社工,也是需要养家活口的员工:

据卫福部2018年统计社会福利工作人员数,社会工作师1726人、社会工作人员6173人。然而单单社福基金会即多达892家。人员不足问题导致工作量大、工时长,不易留住专业人才。社会普遍认为社工就是做好事,不应该有过多的奢求。然而,正因为有社工的耐心、专业、本事与热情,让我们的爱可以传达到每个需要帮助的人。社工也是劳工,需要为生活而努力,也有养家活口的压力,我们应该给予肯定与鼓励。

此外,现行社工师考试录取标准采及格制,每年通过考试之比例悬殊甚大,及格率从2%至40%皆有(2019年为21.65%)。但社工师专业应在于提供服务的过程,单纯纸笔测验难完整呈现其作为社工师之优劣。且社工师为资格考,考试制度仅在确保其具备基本专业能力,至于日后是否成为优秀社工师,则宜交由实务工作之市场机制决定。故应尽量开放录取人数,以鼓励更多有志从事社会服务者,均能取得“社工师”资格,提高社会工作之整体专业形象。

如果每个人都可以打心底佩服从事公益之人,不把他们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将能吸引更多社工专业者为公益尽一份心。

二、除了捐钱,应给予公益团体更多同理、信任与感谢:

笔者期盼大家做好事之余,能给予公益团体更多鼓励、同理心与专业判断的胸襟。公益团体的存在,使我们的爱心得以凝聚、累积。捐款人的善款固然重要,殷切期盼雪中送炭的心情也能理解,然而,捐款者的投入与心态是达到“为善者成”的最后一哩路。公益团体有责任去教育、分享行政费用与善款安排;而捐款人也不应该抱持捐款者最大的心态,而是理性监督。对组织健全的公益团体不该贸然给予苛责,如此公益团体才有永续经营的可能!

(作者为前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

20191215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