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智能障碍者的就业藩篱

据报,今(2019)年7月间,古亭工坊小作所的开设引发大楼管委会反弹,事实上,这不是智能障碍者第一次受到社区排斥,从1983年枫桥新村案到2018年东明扶爱家园,类似事件一再上演。笔者30年前(1990)于红十字会推动“让爱穿透障碍专案”,呼吁应强化社会对智能障碍者及其家庭的障碍意识。不想时至今日,社会对智能障碍者的偏见仍是如此严苛。据悉,古亭工坊已顺利开幕,圆满的结果虽令人欣慰,但对于弱势权益保障,我们仍有努力的空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