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開啟兩岸關係的世代對話了

各位讀者新春愉快!去年春節,筆者在專欄談〈團圓飯談生死預立醫療決定,你做了嗎?〉。今年過年接在1月11日總統和立委大選後,選前對兩岸的激辯似乎也延伸到家裡。或許不妨趁過年和樂氣氛,不同世代的長輩與年輕人,可以理性、心平氣和聊聊這件攸關未來的大事。筆者願先拋磚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兩岸對筆者而言,既有國族歷史情懷也有現實一面。筆者生於昆明,民國38年身為軍人的父親帶著母親、兄姊和5歲的筆者隨政府「轉進台灣」。但同年10月父親又「奉命」經香港輾轉回四川戰區繼續「剿匪」,不幸陣亡,享年38歲。爾後直到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身分受政府委託率團訪問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陸,至今近30年,可說見證了兩岸開放探親後民間互動的起伏與深化。

當年,陸方國台辦主任王兆國、唐樹備提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筆者回以「一個中國沒有問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像大陸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和大陸加在一起,才是一個中國」;當國務院副總理吳學謙提出「一國兩制」時,筆者則答以「一國良制」或是較好的選擇。筆者對兩岸有兩點刻骨銘心的立場:一、堅決反對戰爭,主張和平發展;二、統一是好選項,但統一在何種方式與制度下,需要兩岸積極對話,尋求最大公約數。 Read more

和平,是台灣最需要的大紅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義和團之亂一二○周年。義和團事件表徵為政者誤判國內外情勢所帶來的禍害,隨後「八國聯軍」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滅亡。回顧這段悲劇,讓筆者想到選後蔡總統接受BBC專訪,被問到兩岸面臨戰爭風險時,蔡總統回答:「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但除了軍事準備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須得到國際的支持…我們有相當不錯的能力,對中國來說,入侵台灣的代價將非常巨大。」 Read more

民進黨,別學秦檜找貓

南宋時,秦檜孫女的獅貓不見了,秦檜下令尋找,官府把整個臨安城弄得雞飛狗跳,看到獅貓就抓,無奈都不是秦檜孫女那隻,最後知府沒辦法,親自向秦檜孫女下跪求情,才總算過關。現在民進黨對待警方的態度,可與當年的秦檜類比。秦檜是為了疼自己的孫女,民進黨則是圖自己的權力,但是兩者「公器私用」的態度則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對票,選票可治國興邦

中華民國一○八年最後一天的震撼彈,莫過於民進黨藉國會過半優勢,通過極具爭議的「反滲透法」。

筆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兩岸分治七十年,台灣曾戒嚴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嚴至今持續實踐憲政,落實自由、民主、法治堪為亞洲之典範。然而,在時間倉促,完全未經討論、條文內容規範不清之狀況下,民進黨為貫徹其反中、抗中、台獨的黨意,「甘冒大不諱」執意訂定「反滲透法」作為前年一一二四大敗後延續執政的手段,踐踏得來不易的多元民主社會。此「惡法」不僅為難了台灣兩千三百萬善良子民,更試圖扼殺自馬英九任內八年持續推展的兩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