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后,台湾的地理位置不会改变

2020年总统与立委大选落幕,未来4年确定继续由民进党完全执政。对比选前激情,投票当天整体过程显得平静而有效率,故无论心目中候选人是否当选,我们都该为中华民国民主的胜利庆贺,并继续加强监督政府施政。在此,笔者拟从两个角度谈对此次选举结果之观察。

首先,此次选举蔡英文与民进党并非赢在近4年来内政治理绩效。值得注意者,相较个人色彩浓厚的区域立委,此次民进党在不分区政党票部分从2016年大选的44%下滑至33%,凸显选民对民进党的施政确实存在疑问。违宪的转型正义、失败的司改、冒进的年改、促转会沦落为东厂、官员为立委高铁遗失300万护航、落选地方官转任中央首长、总统府私菸案、挟国会多数强行通过封杀两岸交流的《反渗透法》等在在显示执政团队脱序违法得现象。未来蔡英文是否凭此次大选民意回任党主席,致使民进党占多数的国会完全失去宪法制衡行政权的功能,值得国人关注。

其次,选后两岸关系已经出现的不确定风险或将持续恶化。盖此次选举极可能令执政党对其过去的两岸路线更加自信。尤其蔡英文的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向以“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自居,未来执政团队是否会在两岸政策上躁进,令人担忧。

海内外评论皆注意到,此次蔡英文与民进党之所以能在1124大败后再获民意支持,除国民党内部整合失败等因素外,与大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香港爆发“反送中”事件,以及贸易战下美陆矛盾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而国民党面对民进党选前抛出“九二共识等同一国两制”、“今天香港,明天台湾”等口号,也因穷于附和“反对一国两制”与回应“抹红”攻势而自乱阵脚,错失接地气、精准论述“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内涵的良机。

实则,无论选前“亡国感”炒作得如何震天价响,选后有两件事是确定的:一、台湾地理位置不会改变;二、台湾与大陆硬实力差距早已天差地别。故相比硬碰硬的过度自信与自傲,“以小事大”的智慧与务实精神无疑才是选后台湾领导团队不可或缺的本事。就此而言,笔者建议蔡政府试着去了解芬兰历史(特别是与俄罗斯的关系),必能从中得到宝贵的启发。

芬兰也是民主及市场经济国家,二战期间历经与俄国的几次战役,伤亡人数几近国内总人口数2.5%,战争的惨痛经验使芬兰人体会到其只是人口仅为俄国1/58的小国,且无法改变其紧邻俄国的地缘政治位置。故为确保芬兰人民实质独立,在冷战期间凯柯宁(Kekkonen)总统任内的外交政策转而采取务实路线,确认国家存续不能不实际地期待外国帮助,必须尽一切可能去认识俄国立场并尽力避免与俄国紧张对峙。看似委曲求全的政策虽遭讥讽“芬兰化”,但现实是芬兰得持续维持独立性,并以之作为高度民主与经济成长的基石。

当然,芬兰的情形与我国有截然不同之处,但在历史、政治、地理等方面却也有值得借镜的部分,特别是其在面对邻近强国时对自我实力的自省,以及务实而理性的外交政策部分。相较之下,在此次大选中,只见执政党操作“反中仇中”的意识形态。选前,蔡总统竞选办公室发言人林静仪接受“德国之声”专访,被问及北京是否接受其两岸主张时表示,“我为什么要管北京政府能不能接受?这是我国内政”的回应,更是道尽笔者心中的担忧:反中、仇中或抗中意识形态或许在选举时管用,但无论是罔顾两岸现实或对台美关系过于乐观,是否都将使两岸渐行渐远、甚至反而推向战争边缘?

此次蔡英文与民进党大胜,某程度上正好证明其选前以恐中拉票的不正当性。中华民国历经戒严乃至3次政党轮替,民主体制健全,选民早有足够“反专政”的免疫力,何来渗透与亡国感?不必要的两岸议题操作,只是无谓挑起两岸敏感神经,甚至战争风险。选举结束,台澎金马的地理位置不会改变,只盼在大陆实力日强、民族主义日盛的趋势下,执政党能调整选前反中仇中的两岸政策,让血浓于水的两岸人民有和平发展空间,不但远离兵戎相见之路,反而得透过良性交流求同存异,找到自由民主均富的良制最大公约数。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200112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