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是台湾最需要的大红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义和团之乱一二○周年。义和团事件表征为政者误判国内外情势所带来的祸害,随后“八国联军”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灭亡。回顾这段悲剧,让笔者想到选后蔡总统接受BBC专访,被问到两岸面临战争风险时,蔡总统回答:“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除了军事准备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我们有相当不错的能力,对中国来说,入侵台湾的代价将非常巨大。”

蔡总统的回答,不能说错,历任总统都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谈话中,看不到蔡总统丝毫“避战”的努力,甚至认为国际社会将支持她不畏战的强硬立场。对于敏感提问,蔡总统理应不予回应,或转以和平发展为诉求。相反地,春节前夕她却传达若要开战奉陪到底的心态,让人民如何能过上好年?

蔡总统出身主张台独的民进党,因“台独”无法受多数选民接受,索性借“中华民国台湾”壳上市,已是路人皆知。民主社会赢者全拿,既然多数选民支持蔡英文路线,则其“华独”、“去中国化”诉求,在下次大选前,确仍有其影响力。

但这不代表蔡总统能为所欲为,罔顾她对台湾人民的承诺。高喊“中华民国台湾”、否定“九二共识”同时,俨然遗忘她二○一六年上任时“维持现状”的保证。维持现状,就是确保台湾的和平、繁荣、民主,但绝不包含战争在内。大陆以武力犯台,会有巨大的代价,但台湾人民的代价不大吗?蔡总统的叫阵,宛若慈禧向八国联军宣战时的场景。然而,今天两岸的战争岂是一场儿戏?

总统选举仅能体现部分民意,未投票、投下反对票以及尚未有投票权的都是台湾人民。上上星期六是总统大选,并非统独公投。蔡总统若想以六十%民意,作为不畏战的基础,身为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公民的笔者完全无法认同。

笔者必须对蔡总统称“当前局势已转变,无法再以模糊台湾地位的小代价,与中国维持较强关系”及“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提出以下看法。

首先,两岸局势转差根源在民进党,只要台湾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大陆势必释出善意,默许台湾以“中华台北”名义加入国际社会,这样空间在马总统任内始终存在。

其次,蔡英文所谓“得到国际支持”是指美国协防吗?若是,在台美既无邦交又无共同防御条约前提下,究竟哪来自信当台海战争爆发时美国“必须”协助台湾防御这场自招的战事?既然军备的必要条件与国际支持的充要条件都不具备,蔡总统该想的是如何避免战争的发生。

笔者坚持,和平是台湾人民最需要的大红包。孙子说“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盼蔡总统能有更高格局的两岸关系视野,以苍生为念,切莫好战、引战,让两岸人民年年都能过好年。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121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