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去年春节,笔者在专栏谈〈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今年过年接在1月11日总统和立委大选后,选前对两岸的激辩似乎也延伸到家里。或许不妨趁过年和乐气氛,不同世代的长辈与年轻人,可以理性、心平气和聊聊这件攸关未来的大事。笔者愿先抛砖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两岸对笔者而言,既有国族历史情怀也有现实一面。笔者生于昆明,民国38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兄姊和5岁的笔者随政府“转进台湾”。但同年10月父亲又“奉命”经香港辗转回四川战区继续“剿匪”,不幸阵亡,享年38岁。尔后直到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受政府委托率团访问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陆,至今近30年,可说见证了两岸开放探亲后民间互动的起伏与深化。

当年,陆方国台办主任王兆国、唐树备提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笔者回以“一个中国没有问题。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就像大陆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和大陆加在一起,才是一个中国”;当国务院副总理吴学谦提出“一国两制”时,笔者则答以“一国良制”或是较好的选择。笔者对两岸有两点刻骨铭心的立场:一、坚决反对战争,主张和平发展;二、统一是好选项,但统一在何种方式与制度下,需要两岸积极对话,寻求最大公约数。

与笔者不同,台湾年轻一辈出生和平年代,故只在书本上读过战争的历史,他们虽对大陆略有认识,但多未踏上过对岸土地,更不要说“了解”大陆。笔者常听年轻朋友以“天然独”描述自身认同,他们对台湾的自由民主法治感到骄傲,对大陆政府印象则多是一党专政治理、人权保障不足、香港反送中运动等。因此,笔者理解年轻朋友在国家与历史认同上,很难把“统一”当一回事,以及反对“一国”等涉及统一的两岸论述理由。

但即便有不同,笔者认为世代间应能在两岸议题上找到“共通点”。首先,和平最重要,而自由民主法治是共同价值;其次,两岸的未来不能只建立于情感面也要兼顾现实面,故无论支持何种主张,皆应积极认识大陆当局的看法与国际的情势。在笔者看来,我们要认清以下几点现实:一、北京当前立场始终坚决反对台独且不惜动武;二、两岸地缘政治位置无法改变,硬实力落差70年来已是天壤之别;三、台湾无法期待外国援助,如:美国没有承诺也没有能力以武力支持台独,美中在台海军事力量更已向中共倾斜。基此,笔者认为台独可能性低风险大,而“良制一国”(两岸于良制出现前维持现状的“有条件统一论”)是较务实的选项。

选后,蔡英文接受BBC专访时提及“我们不需要宣布自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赖清德更声称1911年的中华民国已不存在。但蔡总统与赖准副总统心中的“国家”若非1912年创立的“中华民国”,那是1949年迁台后的“中华民国在台湾”、还是1987年解严并历经3次政党轮替后,不包含大陆的“中华民国台湾”?在这点未说清楚前,笔者相信,只有大陆与台湾加在一起的“中国”,才是符合两岸民意、维系两岸和平的最大公约数。

当然,两岸若要实现统一,大陆的法治、人权条件须大幅度进步,亦即,实现“良制”。笔者理解大陆需要维持社会稳定、解决民生问题,故冒进采取民主宪政体制有其困难。但香港反送中事件已凸显一党专政下一国两制缺乏问责与无法解决重大政治争议的缺点,故纵使短期能以两制画分制度歧异,终须面对不同制度冲突的结果。“良制一国”作法可使两岸搁置主权争议,彼此专心于制度竞争,增加双方交流与互信。

笔者支持两岸统一,但必须说清楚,我不赞同北京所称的“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就像我也不会说“大陆是中华民国一部分”。早年两岸统一或许是“有你无我”的竞争,但当前两岸各自有稳定政府与发展,统一的概念应转变为“有你有我”的命运共同体。

对笔者而言,两岸论述是动态而非固定不变,只要符合人民福祉,皆应经得起思辩。现在,或许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作者为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200126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