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开启两岸关系的世代对话了

各位读者新春愉快!去年春节,笔者在专栏谈〈团圆饭谈生死预立医疗决定,你做了吗?〉。今年过年接在1月11日总统和立委大选后,选前对两岸的激辩似乎也延伸到家里。或许不妨趁过年和乐气氛,不同世代的长辈与年轻人,可以理性、心平气和聊聊这件攸关未来的大事。笔者愿先抛砖引玉,分享自己的想法。

两岸对笔者而言,既有国族历史情怀也有现实一面。笔者生于昆明,民国38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带着母亲、兄姊和5岁的笔者随政府“转进台湾”。但同年10月父亲又“奉命”经香港辗转回四川战区继续“剿匪”,不幸阵亡,享年38岁。尔后直到1991年,笔者以海基会首任祕书长身分受政府委托率团访问北京,才又再度踏上大陆,至今近30年,可说见证了两岸开放探亲后民间互动的起伏与深化。 Read more

和平,是台湾最需要的大红包

庚子年就在眼前,也是义和团之乱一二○周年。义和团事件表征为政者误判国内外情势所带来的祸害,随后“八国联军”更使晚清走向不可逆的灭亡。回顾这段悲剧,让笔者想到选后蔡总统接受BBC专访,被问到两岸面临战争风险时,蔡总统回答:“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除了军事准备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我们有相当不错的能力,对中国来说,入侵台湾的代价将非常巨大。”

蔡总统的回答,不能说错,历任总统都不能排除战争的“可能性”。但谈话中,看不到蔡总统丝毫“避战”的努力,甚至认为国际社会将支持她不畏战的强硬立场。对于敏感提问,蔡总统理应不予回应,或转以和平发展为诉求。相反地,春节前夕她却传达若要开战奉陪到底的心态,让人民如何能过上好年? Read more

选后,台湾的地理位置不会改变

2020年总统与立委大选落幕,未来4年确定继续由民进党完全执政。对比选前激情,投票当天整体过程显得平静而有效率,故无论心目中候选人是否当选,我们都该为中华民国民主的胜利庆贺,并继续加强监督政府施政。在此,笔者拟从两个角度谈对此次选举结果之观察。

首先,此次选举蔡英文与民进党并非赢在近4年来内政治理绩效。值得注意者,相较个人色彩浓厚的区域立委,此次民进党在不分区政党票部分从2016年大选的44%下滑至33%,凸显选民对民进党的施政确实存在疑问。违宪的转型正义、失败的司改、冒进的年改、促转会沦落为东厂、官员为立委高铁遗失300万护航、落选地方官转任中央首长、总统府私菸案、挟国会多数强行通过封杀两岸交流的《反渗透法》等在在显示执政团队脱序违法得现象。未来蔡英文是否凭此次大选民意回任党主席,致使民进党占多数的国会完全失去宪法制衡行政权的功能,值得国人关注。

其次,选后两岸关系已经出现的不确定风险或将持续恶化。盖此次选举极可能令执政党对其过去的两岸路线更加自信。尤其蔡英文的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向以“务实的台独工作者”自居,未来执政团队是否会在两岸政策上躁进,令人担忧。 Read more

民进党,别学秦桧找猫

南宋时,秦桧孙女的狮猫不见了,秦桧下令寻找,官府把整个临安城弄得鸡飞狗跳,看到狮猫就抓,无奈都不是秦桧孙女那只,最后知府没办法,亲自向秦桧孙女下跪求情,才总算过关。现在民进党对待警方的态度,可与当年的秦桧类比。秦桧是为了疼自己的孙女,民进党则是图自己的权力,但是两者“公器私用”的态度则是一致的。

Read more

投对票,选票可治国兴邦

中华民国一○八年最后一天的震撼弹,莫过于民进党藉国会过半优势,通过极具争议的“反渗透法”。

笔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两岸分治七十年,台湾曾戒严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严至今持续实践宪政,落实自由、民主、法治堪为亚洲之典范。然而,在时间仓促,完全未经讨论、条文内容规范不清之状况下,民进党为贯彻其反中、抗中、台独的党意,“甘冒大不讳”执意订定“反渗透法”作为前年一一二四大败后延续执政的手段,践踏得来不易的多元民主社会。此“恶法”不仅为难了台湾两千三百万善良子民,更试图扼杀自马英九任内八年持续推展的两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