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防“疫”,非防“陆”!

农历春节刚结束,为因应2019新型冠状病毒防疫与避免群聚感染,大专院校开学时间因此顺延至2月25日之后。防堵疫情乃当务之急,对“台生”而言尚可期待开学日终会到来,但正如笔者所任教大学,除台生外,尚有国际学生、大陆学生正等待返台开学。

此时在教育部未有完善配套下,仅一句“全面暂缓陆生来台”,使持有“入境许可证”之陆生返台开学遥遥无期。然而,持有“居留证”之外籍学生,纵然14日内曾入境大陆,依外交部领事事务局公告仍可返台隔离后上学。“入境许可证”与“居留证”效力相同,却形成14日内“曾入境大陆之外籍生可来”、“无论有无入境大陆之陆生不能来”之不合理待遇。

为人师者担心,在各大专院校、教育部与中央防疫中心忽视下,欲返台求学的陆生俨然成为被遗忘的一群。

虽笔者不愿相信政府在防疫期间会有政治考量,惟按领事事务局公告,目前“外籍人士只要14日内曾经入境或居住于中国大陆、香港或澳门,暂缓入境我国”,但对持有“居留证”之外籍学生,则不在限制返台之列,仅要求进行14日的“居家检疫”措施。防疫在即,对外籍人士尚有细致化区分,但对陆生却仅凭“大陆籍”身分,一概不允许返台。此外,港澳生同外籍学生采允许返台并居家隔离,更令人不解究竟防疫政策的差别对待是如何画定而出。

设想,同在台湾就读的陆籍和外籍学生,相识为友而在春节期间共游大陆,相同轨迹的二人,却因大陆籍与否差别对待,面临一人得返台上学、另一人则被拒绝入境的窘境。笔者好奇,同是入境大陆并接触人群,何以外籍生可以返台但陆生不能?纵使政府宣称防疫专业考量,但自他国返台、未入境大陆之“陆生”为何同在限制之列?政府不愿意为“陆生”受教权多尽一分心,仅以“一刀切”便宜行事,不当影响欲返台陆生的受教权。

笔者肯认防疫的辛劳与必要,对有助于疫情防治且合理之措施,大家都应共体时艰、互相配合。然而,自诩是高度民主法治与保障人权的我们,切莫因防疫而冲昏了头,忘记了平等权、受教权同属基本权之核心内涵。既然入境过大陆之外籍生能以14日居家检疫作为防疫手段,何以面对完全相同防疫风险的“陆生”我们不能以“检疫”、“隔离”之较小侵害手段,替代全面暂缓入台之“阻绝”做法?笔者认为执政者应三思,倘存有“防陆”等于“防疫”的心态实不可取。

自民国100年开放陆生就学以来,透过学术交流搭起了两岸关系和平对话之桥。以欧洲为例,1987年起“Erasmus计画”鼓励大学生享奖学金到其他国家做交换生,迄今逾300万学生受益。此计画鼓励年轻学子都应到外地交流、求学,以“我们、我们”(Us)取代“你们、我们”(You、Us)的思维,思考全人类的幸福与共同利益。

作为大陆年轻的一代,借由来台学术与文化交流,他们将因更了解台湾而爱护台湾(就像台湾学生在大陆就学一样),陆生近年来已成为大学校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笔者身为人师,尤其在课堂上,看到两岸同学一同集思广益、相互切磋至感欣慰。无论两岸关系好坏、紧不紧张,又或者面对疫情考验,学生交流都不应因此任意中断。

基上,笔者呼吁,教育部及各大学校长,应为陆生受教权益请命、刻不容缓。各大学并应尽快着手准备陆生回台隔离之设备与环境,当学校宿舍不足时,更可找寻校外旅馆、饭店,作为政府开放后14日隔离防疫处所之替代措施。政府须明确表明愿意尽一切努力(甚至包机方式),使检疫/隔离后健康无虞之陆生能尽早如期开学,不致影响其学习、毕业及职涯规画。

政府面对严峻疫情,切勿以名为“隔离检疫”实为“封锁”的防疫政策,差别对待来台的陆生。最起码,对待“陆生”与“外籍生”应有相同态度与政策,亦即能隔离就不该封锁。基于人道与医疗义务,不应以防疫底线作为牺牲陆生受教权之理由,而应重视防疫之外同等重要之公益。由于隔离需长达14日之久,为能赶上开学还请政府能当机立断、立刻为陆生返台提出具体解方。笔者深知“防疫”重要,但“防陆”思维则大可不必!

(作者为法学教授、海基会首任祕书长)

20200209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