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害了陈时中部长?

据报导,陆委会主委陈明通以“小明的故事”,表达因为陆配子女滞留大陆无法回台“团聚”的困境,希望开放让小明们入境。正当笔者要肯定政府愿意亡羊补牢、正视陆配子女回台权益时,此政策竟遭逢云霄飞车式的1日4变,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部长语出惊人表示“选了国籍自己承担”、“父母丢包小孩,国家没道理收”,拒绝了无我国(中华民国)籍陆配子女入境。虽有人称部长此举“以一挡百”、守护台湾底线,但陈部长的一席言论却让笔者诧异,不敢置信这是陈医师、陈部长会说的话。难道陈部长感染了“抗中、台独流感”?还是哪位精于政治操作、具法律背景的长官向陈部长耳语了未必正确的“法律”分析?究竟,是谁害了陈部长、让陈部长失格与失言了?

据报导,这些具有中华民国血统(父母一方为台湾地区人民、另一方为大陆地区人民)、有资格而尚未领有中华民国身分证、但却长期与父母居留于台湾的孩童约有近2000人,而实际上受“以一挡百”政策不得回台的只有3人而已。笔者难以想像在2020年医疗保健指数全球第1名的我国,竟然容纳不下“3”个小孩回家团聚、上学!

笔者对疫情爆发后,陈部长坐镇指挥中心,指挥第一线医疗防疫人员进行检疫、隔离给予高度肯定。因为2003年的SARS惨痛经验,此次疫情防治力求滴水不漏,医疗人员的辛劳有目共睹。虽笔者认为以台湾的医疗资源与水准,有信心能提供疫情严峻的大陆更多协助,却也尊重政府暂缓“大陆地区人民”入台的立场,但陈部长的“国籍承担说”、“丢包说”,则令笔者难以苟同。此言不但冷血,也于法无据。

“国籍”是什么,学法律、读政治的“应该”很清楚,但也恐怕只有“半调子”的法律人会告诉陈部长“国籍”重于一切、“选择”了就要“承担”。笔者身为法律人近60年,想奉告陈部长“国籍”在“小明的故事”里只是个假议题,原因在于:

首先,要孩子“承担”父母“丢包他们”所做的决定,这样的话语实在残忍,也与法律不符。这些小孩在你我熟悉的台湾环境里成长、学习,也适应着台湾这片土地的文化与法治,无论出生于何处,爸妈总有1人是中华民国(台湾)人,台湾是这些孩子的家,一直以来法律提供“长期居留证”、“长期探亲证”的资格,正彰显这些小孩与台湾如此密不可分。面对突发的疫情,当然不应将这些台湾的孩子挡在门外。假如陈部长不是疫情指挥官,必定也会纳闷,有居留权的“小明”为何不能回台?“居留”与“国籍”孰轻孰重?选举已经结束,笔者认为政府应该给予陈部长正向的能量,而非提供似是而非的“法律分析”误导部长。

再者,国籍是个人与国家的联系之一,但绝非唯一。国家为人民而存在,国籍固然重要,毕竟〈礼运大同篇〉的乌托邦尚未出现,我们无可避免谈论“国”与“国籍”,也不否认国籍是国际法上重要的联系因素。但国籍看似奠基一切的根基,其实不然。随着交通便捷、社会变迁、人口流动频仍,我们早已不是强调“国籍单一”的时代。居所、住所等身分同是法律上(也是事实上)重要的联系因素,对其应有之保障并不当然低于国籍。

美国前司法部部长Elliot Richardson曾言:“政治,若能秉持良知而奉行,是最困难的艺术,也是最尊贵的职业。”人在公门好修行,期盼陈部长在防疫工作中,莫受不良的“抗中、台独流感”所害,拿出为政者应有的高度,在愈是艰难的处境(包括政治与防疫专业冲突)下,愈要坚守良知与专业,为所当为。

最后,诚如前卫生署署长李明亮近日所言,防疫长期抗战,应持续由陈时中部长负责,但需要国安层级强力后援,而公卫博士出身的陈建仁副总统是最适合的人选,可以居高兼顾处理防疫的政治和专业(如两岸包机)课题,笔者甚表赞同。果如此,当涉及“滞留大陆台胞包机返台”、“陆生回台上课”、“陆配子女回家团聚”、“公开或不公开收容地点”等问题,并考量对抗疫情的资源与人力调配,不应让卫福部陈部长一肩扛,才能让他专注防疫专业、守护全民健康。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223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