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无知之幕”后,部长应该能看得更远

据报导,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要求从湖北返台者一律集中隔离检疫,此外,移民署也对1690名滞留湖北的国人注记,并由民航局发函要求各航空公司除专案包机及经核准者,不得搭载管制名单人员返台。这些滞留湖北的台胞因等不到包机回家,据报近日拟委请律师控诉蔡政府违宪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国民返乡权。但内政部长徐国勇则表示,台湾同胞没注意到宪法第23条,“人民的自由权利,除为防止妨碍他人自由、避免紧急危难、维持社会秩序,或增进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故徐部长回应,基于疫情防治的理由,当然可以限制人民的权利,徐部长更称我国与日本、美国或法国的做法相同,他们若要告政府,“站在长期从事法律工作的立场,我认为他们不会赢。”

笔者身为法律人,知道徐部长所言或许不虚,然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人民权利的保障书,纵使有宪法第23条规定,亦仅能在合乎该条所列情形下,始可依法限制人民权利,且其限制程度更必须合乎“比例原则”而不能超过“必要范围”。因此宪法是“原则禁止”限制与干预人民自由权,即便“例外允许”限制基本权,亦应从严认定、非到最后手段不得妄图牺牲人民权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