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防疫成了一场马拉松

新冠病毒已进入全球大流行,我国确诊个案每日以两位数攀升、至今累计169例,其中多是境外移入个案。回首这3个月,社会认为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抗疫初步成功,指挥官陈时中部长可圈可点。然而此时给予陈部长更多的赞美对疫情并无帮助,无论初期抗疫成果如何,政府应即刻盘点第一阶段防疫的缺失及未解决的难题。毕竟对抗疫情,不是短跑冲刺的竞赛,而是一场考验耐力和智慧的马拉松,稳健的开始并不当然为长程达标背书。指挥中心无论在资源、人力与法治层级早已捉襟见肘,蔡总统身为国家领导人,在此危急之际,应挺身而出为艰困疫情做出安定民心的全方位计画,让台湾顺利完成防疫马拉松!

无论是陆生无法回台上学、小明不能回家、台胞受困湖北迟等无专机、持“团聚证”陆配无法回台团聚,防疫措施在过去数月只要碰触到大陆议题,政府始终不愿正视个案的困境,仅以违法决定罔顾人权。日前更对滞留在外留学生说出最好不要回国的轻率言论。指挥中心似乎忘记出门在外者也是我国人民;来台就学陆生是我们的学生;父母一方是中华民国国籍的小明是我们的骨肉;持团聚证的陆配是我们的家人。指挥中心具防疫专业、却未必有足够的法治观念和政治高度。再论,凡有人员流动便有病毒的迁移,指挥中心在月初对欧洲已提出警戒时却表示会考虑对美进行“分州管制”,也显示其对交通网络发达、自由流动的美国州境观念了解不足,致生延误管制之现象。

指挥中心并非万能,当事涉两岸、外交、经济、财政、民生问题,即不能再以医疗“防疫”作唯一考量,而应依循法治、由跨部会联合办公室为断。现行《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条例》的部分条文因缺乏明确性备受批评,无法作为长期抗疫的法源基础,蔡政府必须提供一套近程、中程、远程的完善蓝图,做必要的修法,甚至发布紧急命令以为因应。防疫工作更应遵守比例原则、通盘考量,盖人口流动、旅游、贸易、航空、运输乃至两岸交流都是台湾重要利益。堪比第三次大战的全球瘟疫,不是典型武装对抗、更无具体可见的“敌人”,极需政府不带任何意识形态,仅以科学、理性与感性兼备的态度应对。过去数月在两岸间的场景,转眼已是全球格局,面对国民从各地的返国潮、全球金融动荡、愈加复杂的困境,防疫固然重要,但绝不能以牺牲法治、民主与人权作为代价。

笔者认为,2020年总统选举刚结束,蔡总统有817万民意支持,执政党更是国会最大党,要完善立法因应疫情并非难事。蔡总统不应再退居幕后、全权责成指挥中心包办防疫大任,应站出来为全民利益把关,不可牺牲人权、罔顾人民对政府的信赖。政府因人民而存在、为人民而服务。当台股已动荡不安、民生物资有缺乏之虞、百业萧条及无薪假来袭,总统应明确告诉国人下一步该何去何从。面对空前的疫情,没有人民、谈何国家?如何严守社区防疫、纾困使人民有感,乃是国家担负照顾义务的最大责任。是否颁布紧急命令固然是总统的权力,但当有违宪之虞的特别条例已在掏空法治原则、层级不足的指挥中心持续对外发布命令之时,盼蔡总统尽早拟定抗疫的大政方针、亡羊补牢犹未为晚。若只为追求防疫成功,却未能着眼长远之计,恐在肺炎疫情终结前,台湾已被“经济疫情”、“两岸疫情”、“民生疫情”击败、满目疮痍。

最后,笔者希望提醒蔡政府,严峻疫情同时也考验著政府面对“经济”、“两岸”问题时的态度。病毒的来袭并未改变台湾与大陆的地理位置与历史渊源,假如逢中必反之心延续到防疫工作上,最终受害的还是无辜的两岸人民。期盼蔡政府放下歧视与不必要的政治算计,为两岸最大利益着想,对大陆友善就会有加倍善念奉还台湾。正如德国总理梅克尔日前在全国电视演说中,希望所有德国人严肃对待、团结以对,她并向全国民众表示德国政府将尽其所能保护人民,将疫情对经济、社会的损害降到最低。这份谦卑、诚恳与同理,乃是这场抗疫马拉松里为政者该有的态度与己任。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322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