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賢思齊 即刻停止汙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許多人並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檳酒、富士蘋果…皆象徵著當地人的驕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對當地人可就是種侮辱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將出現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卻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稱呼,但為使民眾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漢肺炎」。

實際上,就在四月七日,權威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特別發表題為「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的社論,表示理解世衛組織將病毒命名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在相關報導中錯誤將病毒和「武漢」及「中國」連結,鄭重承擔責任並表達歉意。

《自然》社論點醒我們:即便頂尖科學家也會犯下錯誤,但其經WHO提醒後立即勇於認錯的態度,才是吾人學習榜樣。反之,迄今疫情指揮中心、政府機關(如疾管署防疫廣告)與政治人物(如蘇貞昌院長)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漢肺炎」稱呼。筆者建議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務員都該閱讀這篇社論。 Read more

究竟誰誤會了「中國」(China)之名?

據報載,我國政府於本(4)月初決定加強與各國的防疫合作,捐贈1000萬片口罩支援疫情嚴重國家的醫療人員,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萬片口罩援外,給予國際社會更多支持。政府以中華航空貨機運送防疫物資,配合掛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樣布條,推動國際防疫外交。近日卻出現質疑聲浪,表示「中華航空China Airlines」出現「China」字樣,容易使外國民眾誤會援助物資是來自大陸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稱並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蘇院長所說茲事體大,華航於本月17日開會後亦認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為長期規畫。但筆者好奇,究竟是誰誤會了「中華」與「China」,而使這幾個字頓時成了過街老鼠、眾矢之的,要除之而後快。 Read more

憶軍隊國家化之父-郝柏村將軍

1988年1月,蔣經國總統倉促離世,沒有明確的指定接班人選。面對突然出現的權力真空,台灣是否會步上8年前,南韓「雙十二政變」軍事奪權的前例,社會充滿了不安與疑慮。

在這樣的時間點,被外界以「軍事強人」看待的參謀總長郝柏村,公開發表電視講話,明確表態,「以過去擁戴經國先生的赤誠,來擁戴李總統登輝先生,服從命令,保衛國土。」

這樣一段話,為經國先生的憲政改革,畫下完美的句點,也讓中華民國的民主自由,從此步上正軌,不受軍權干擾。經國先生或許錯看了李登輝,但是他對郝柏村的信任與授權,郝柏村完整的回報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身上。 Read more

可以不要數典忘祖嗎?

細雨紛紛,每逢清明時節,華人多前往祭祖掃墓,並利用與家族難得的團聚時間,互相分享往生親人的溫馨點滴。傳說清明是古代民間仿效帝王將相的「墓祭」之禮,逐漸使慎終追遠、敦親睦族的清明祭祖觀念發展為中華民族的文化。儘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兩岸祭祖活動或多或少受到影響,但無論如何,清明所承載中華民族敬天懷祖、緬懷親人的傳統文化和歷史意義,始終不變。

慎終追遠,不單為紀念祖先,更有緬懷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來之意。但從近年歷史教育課綱調降「中國史」比重、人民對過去的史事逐漸淡忘觀之,構築「中華民國」的歷史根基正面臨嚴峻挑戰。正如清明是「中華」文化重要內涵,中華民族歷史記憶的「中國」元素能否如此輕易割捨?筆者對此持高度保留態度。另外對於課綱的調整,乃至社會上每個人應如何看待「歷史」,筆者有幾點想法和讀者分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