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不要数典忘祖吗?

细雨纷纷,每逢清明时节,华人多前往祭祖扫墓,并利用与家族难得的团聚时间,互相分享往生亲人的温馨点滴。传说清明是古代民间仿效帝王将相的“墓祭”之礼,逐渐使慎终追远、敦亲睦族的清明祭祖观念发展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尽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两岸祭祖活动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但无论如何,清明所承载中华民族敬天怀祖、缅怀亲人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意义,始终不变。

慎终追远,不单为纪念祖先,更有缅怀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来之意。但从近年历史教育课纲调降“中国史”比重、人民对过去的史事逐渐淡忘观之,构筑“中华民国”的历史根基正面临严峻挑战。正如清明是“中华”文化重要内涵,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中国”元素能否如此轻易割舍?笔者对此持高度保留态度。另外对于课纲的调整,乃至社会上每个人应如何看待“历史”,笔者有几点想法和读者分享。

一、历史价值,贵在鉴往知来、饮水思源。

据民调显示,对于上周甫经过的三二九青年节,近7成5的民众不记得其由来,更遑论青年节和黄花岗之役乃至辛亥革命的关联。笔者感慨,在国族认同争议不休的今日与“去中国化”逆境下,辛亥革命、黄花岗之役等“建立民国”的初年珍贵史事,正逐渐被“中国化”而成为“不能说的秘密”。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是清末推翻腐败帝制的革命力量,更表征一群拥著“以天下为己任”抱负、不惜牺牲生命只为追求下一代更好国家制度的知识青年。热泪盈眶再读林觉民烈士的《与妻诀别书》,除了庆幸这一代人不必面对同样环境、做出无比艰难的抉择,笔者却也万分讶异为政者怎能不记取众多烈士牺牲小我的伟大历史,并将之列入重点教育课纲?

或许此时会有人指责笔者,是在赞颂孙中山先生与“过时”的革命理想、用“中国史观”无端指责现代青年数典忘祖。但还请批评者们先放下“中国vs.台湾”的意识形态,静下心再读一次这段历史: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一群满怀抱负、向往民主,追求理想和美好生活的青年;更甚者,我们可从这些撕心裂肺的动人故事,明白追求安逸、自由的困难,因而体悟民主的可贵。而青年节所代表对美好制度的理想与对民主的殷切期盼,正是我们为何要缅怀历史的价值。

二、历史纪录,非关“去留”。

笔者理解,碍于教学时程限制,教育者本不可能在就学阶段将大小历史钜细靡遗地毯式爬梳。但走出校园,书本上没教过的历史并不当然就因此消失。如同政府推动转型正义、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毋宁是希望透过更接近事实的完整揭露,方能更正确、客观的做出评论。笔者肯定如此初衷,但也要提醒政府,这份任务要做的是客观广泛的蒐集与整理,而绝不包含淘汰历史的工作。何以说“淘汰”?因为历史若失去纪录和传承,本容易被人们淡忘。即便没有离谱的“否认”历史,选择性地不加以纪念、记忆,便是在变相淘汰历史。

二二八事件,得以因为转型正义的努力,缓步、稳健的从原先避谈的禁忌,到国家元首的道歉、纪念日的设立,逐渐成为理所当然的一段历史。正视历史、承认过去的错误,也因此能抬头挺胸的展望未来。相比每逢二二八纪念日,不分执政在野的官方、非官方言论和活动,近年人们对青年节的没没无闻,尤其不见执政的蔡政府身影,不难感受到政府选择性地纪念历史、差别对待的冷漠态度。

笔者要提醒身为“中华民国总统”的蔡政府,逢“陆”必反的心思本不光彩,若要以此修改中华民国历史的记忆,更不应该。台湾本是多元融合的一片富土,缤纷的历史色彩尤其可贵,而不该用“政治滤镜”加以挑选与决定去留。因此在朝转型正义迈开脚步的同时,期望蔡政府必须放下“台湾历史”、“中国历史”的框架和成见,以更广阔的胸襟去理解与接纳历史。清明时节,也是在缅怀中华民族千年融合的历史与文化,期望今天的我们能以一颗不忘本的心去记忆历史、缅怀先贤和每个曾奋斗过的大小人物,如此才不至成为被政治蒙蔽双眼的数典忘祖之辈。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405中国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