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賢思齊 即刻停止汙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許多人並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檳酒、富士蘋果…皆象徵著當地人的驕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對當地人可就是種侮辱了。

世界衛生組織(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將出現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COVID-19」,並建議各國正名以避免汙名化效應。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卻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稱呼,但為使民眾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漢肺炎」。

實際上,就在四月七日,權威國際科學期刊《自然》特別發表題為「即刻停止新型冠狀病毒汙名化」的社論,表示理解世衛組織將病毒命名的決定,並為該期刊先前在相關報導中錯誤將病毒和「武漢」及「中國」連結,鄭重承擔責任並表達歉意。

《自然》社論點醒我們:即便頂尖科學家也會犯下錯誤,但其經WHO提醒後立即勇於認錯的態度,才是吾人學習榜樣。反之,迄今疫情指揮中心、政府機關(如疾管署防疫廣告)與政治人物(如蘇貞昌院長)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漢肺炎」稱呼。筆者建議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務員都該閱讀這篇社論。

為何該正名?《自然》社論指出,「武漢肺炎」稱呼造成許多海外亞裔人口遭受排擠、歧視,也使校園辛苦耕耘的多元性與包容性教育成果向後倒退。更糟的是,許多政客與種族主義者見獵心喜,將病毒作為煽動排外的藉口。

國際上對此早有檢討。過去,西班牙流感、德國麻疹、日本腦炎等稱呼,都曾對當地造成嚴重後果。鑑於二○一三年命名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MERS)所招致批評,WHO在二○一五年發布《新型人類傳染病命名最佳實踐》,建議各國命名新型傳染病時,應避免使用「地理名稱」等易對特定地區人民、經濟造成負面影響的命名方式。筆者確信政府(特別是衛福部)對箇中道理早就清楚,卻反其道而行,令人遺憾。

儘管政府聲稱使用「武漢肺炎」絕對沒有歧視。但無論有意無意,現實是不少不學無識者將「武漢肺炎」連結對中國的歧視,發洩於亞裔人身上。須注意者,我國海外留學生及赴海外工作者近八十萬人,而許多人已觀察到當地人對亞裔人士日增的敵意。這些風險,政府不能視而不見。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稱此波新冠肺炎疫情是「二戰後最大挑戰」。病毒造成的生命、經濟損失或許是天災,但疫情引發的對立與歧視卻絕對是人禍。疫情結束後種族、人與人之間的隔閡與不信任等後遺症,是吾人必須嚴肅看待的問題。

基上,疫情指揮中心陳時中部長應見賢思齊,效法《自然》期刊作法,即刻宣布停止使用「武漢肺炎」的汙名化稱呼,並就遲來更正表示歉意。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200420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