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贤思齐 即刻停止污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许多人并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槟酒、富士苹果…皆象征著当地人的骄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对当地人可就是种侮辱了。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将出现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COVID-19”,并建议各国正名以避免污名化效应。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称呼,但为使民众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汉肺炎”。

实际上,就在四月七日,权威国际科学期刊《自然》特别发表题为“即刻停止新型冠状病毒污名化”的社论,表示理解世卫组织将病毒命名的决定,并为该期刊先前在相关报导中错误将病毒和“武汉”及“中国”连结,郑重承担责任并表达歉意。

《自然》社论点醒我们:即便顶尖科学家也会犯下错误,但其经WHO提醒后立即勇于认错的态度,才是吾人学习榜样。反之,迄今疫情指挥中心、政府机关(如疾管署防疫广告)与政治人物(如苏贞昌院长)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汉肺炎”称呼。笔者建议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务员都该阅读这篇社论。

为何该正名?《自然》社论指出,“武汉肺炎”称呼造成许多海外亚裔人口遭受排挤、歧视,也使校园辛苦耕耘的多元性与包容性教育成果向后倒退。更糟的是,许多政客与种族主义者见猎心喜,将病毒作为煽动排外的借口。

国际上对此早有检讨。过去,西班牙流感、德国麻疹、日本脑炎等称呼,都曾对当地造成严重后果。鉴于二○一三年命名中东呼吸症候群冠状病毒(MERS)所招致批评,WHO在二○一五年发布《新型人类传染病命名最佳实践》,建议各国命名新型传染病时,应避免使用“地理名称”等易对特定地区人民、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命名方式。笔者确信政府(特别是卫福部)对个中道理早就清楚,却反其道而行,令人遗憾。

尽管政府声称使用“武汉肺炎”绝对没有歧视。但无论有意无意,现实是不少不学无识者将“武汉肺炎”连结对中国的歧视,发泄于亚裔人身上。须注意者,我国海外留学生及赴海外工作者近八十万人,而许多人已观察到当地人对亚裔人士日增的敌意。这些风险,政府不能视而不见。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瑞斯称此波新冠肺炎疫情是“二战后最大挑战”。病毒造成的生命、经济损失或许是天灾,但疫情引发的对立与歧视却绝对是人祸。疫情结束后种族、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不信任等后遗症,是吾人必须严肃看待的问题。

基上,疫情指挥中心陈时中部长应见贤思齐,效法《自然》期刊作法,即刻宣布停止使用“武汉肺炎”的污名化称呼,并就迟来更正表示歉意。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420联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