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优等生,法治别被当掉

近日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宣布成立法制组,专责涉及防疫法律之争议。疫情爆发百多天后,这项决定值得肯定。虽是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防疫期间“超前部署”、“料敌从宽”固然有其必要,但在法治社会,任何措施都该要经得起宪法合法性与正当性的检验。基上,笔者想再从一起可能已被人淡忘、却仍教人惦记在心的事件,提醒政府。

据报,上月底祭出“外国入境者居家检疫14天”禁令后,两名已自欧洲入境的英国旅客被安排住进花莲检疫所。但两人因不满伙食、卫浴品质而向家人诉苦,并经家人投诉英国媒体BBC,抱怨台湾检疫环境恶劣、堪比监狱(prison-like condition)。起初陈时中部长仅表示“公道自在人心”,但随着网民责难声浪发酵,指挥中心隔天峰回路转,宣布取消两人应得的隔离检疫补偿金。二人其后在完成隔离检疫要求后,在英国在台办事处妥善协助下顺利离境。但究竟这项取消补偿金的决定,合法性有无问题? Read more

见贤思齐 即刻停止污名化

以地名命名的例子,许多人并不陌生:美式民主、香槟酒、富士苹果…皆象征著当地人的骄傲。但如果拿地名命名病毒,对当地人可就是种侮辱了。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今年二月十二日便将出现自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COVID-19”,并建议各国正名以避免污名化效应。同日,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却表示“COVID-19”固是正式称呼,但为使民众方便理解,仍沿用“武汉肺炎”。

实际上,就在四月七日,权威国际科学期刊《自然》特别发表题为“即刻停止新型冠状病毒污名化”的社论,表示理解世卫组织将病毒命名的决定,并为该期刊先前在相关报导中错误将病毒和“武汉”及“中国”连结,郑重承担责任并表达歉意。

《自然》社论点醒我们:即便顶尖科学家也会犯下错误,但其经WHO提醒后立即勇于认错的态度,才是吾人学习榜样。反之,迄今疫情指挥中心、政府机关(如疾管署防疫广告)与政治人物(如苏贞昌院长)仍毫不介意使用“武汉肺炎”称呼。笔者建议所有投入防疫工作的公务员都该阅读这篇社论。 Read more

究竟谁误会了“中国”(China)之名?

据报载,我国政府于本(4)月初决定加强与各国的防疫合作,捐赠1000万片口罩支援疫情严重国家的医疗人员,本月9日再宣布第二波600万片口罩援外,给予国际社会更多支持。政府以中华航空货机运送防疫物资,配合挂上“Taiwan Can Help”等字样布条,推动国际防疫外交。近日却出现质疑声浪,表示“中华航空China Airlines”出现“China”字样,容易使外国民众误会援助物资是来自大陆而有更名的必要。

公司名称并非改不得,但改名既然如苏院长所说兹事体大,华航于本月17日开会后亦认为短期更名不易而列为长期规画。但笔者好奇,究竟是谁误会了“中华”与“China”,而使这几个字顿时成了过街老鼠、众矢之的,要除之而后快。 Read more

忆军队国家化之父-郝柏村将军

1988年1月,蒋经国总统仓促离世,没有明确的指定接班人选。面对突然出现的权力真空,台湾是否会步上8年前,韩国“双十二政变”军事夺权的前例,社会充满了不安与疑虑。

在这样的时间点,被外界以“军事强人”看待的参谋总长郝柏村,公开发表电视讲话,明确表态,“以过去拥戴经国先生的赤诚,来拥戴李总统登辉先生,服从命令,保卫国土。”

这样一段话,为经国先生的宪政改革,画下完美的句点,也让中华民国的民主自由,从此步上正轨,不受军权干扰。经国先生或许错看了李登辉,但是他对郝柏村的信任与授权,郝柏村完整的回报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人民身上。 Read more

可以不要数典忘祖吗?

细雨纷纷,每逢清明时节,华人多前往祭祖扫墓,并利用与家族难得的团聚时间,互相分享往生亲人的温馨点滴。传说清明是古代民间仿效帝王将相的“墓祭”之礼,逐渐使慎终追远、敦亲睦族的清明祭祖观念发展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尽管今年清明受到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使两岸祭祖活动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但无论如何,清明所承载中华民族敬天怀祖、缅怀亲人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意义,始终不变。

慎终追远,不单为纪念祖先,更有缅怀先人立言作德、展望未来之意。但从近年历史教育课纲调降“中国史”比重、人民对过去的史事逐渐淡忘观之,构筑“中华民国”的历史根基正面临严峻挑战。正如清明是“中华”文化重要内涵,中华民族历史记忆的“中国”元素能否如此轻易割舍?笔者对此持高度保留态度。另外对于课纲的调整,乃至社会上每个人应如何看待“历史”,笔者有几点想法和读者分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