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一體 歐盟經驗反思兩岸未來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個特別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紅十字日」,為的是紀念紅十字運動發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終其一生致力於消弭戰爭與人道救援的志業。

五月九日則是「歐洲日」,紀念二戰後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國外長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總理阿登諾提議:因煤鋼是製造武器關鍵資源,為遠離戰爭,追求永久和平,兩國應成立煤鋼共同體。共同體即為今日歐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與九日還是二戰歐洲戰區終戰日(因德國投降生效日是歐洲中部時區八日,對俄國與東歐國家是九日)。這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巧合關聯著實特別。

筆者每年歐洲日,都會赴台北歐洲學校參與慶祝活動。日前筆者和歐盟及英、法駐台代表等賓客去了學校,向校長老師們致意,也和上課中孩童做了簡短卻有意義的對話。其中,筆者被小朋友問到的有趣問題是「如何加入歐盟?」筆者除簡短回答加入歐盟主要條件是申請國奉行自由民主法治、遵循市場經濟規則、坐落在歐洲之外,還加一句話說到「因為台灣地理位置不在歐洲,所以應該沒有辦法加入歐盟喔!」說完後,有趣的是,歐盟駐台代表高哲夫(Filip GRZEGORZEWSKI)先生輕鬆卻具智慧的說「現在不能,但不代表以後沒機會。」乍聽下似乎是外交辭令,但從歐洲經驗來看,當年誰有把握會從法德兩國首長對話孕育出歐盟?再換個角度,難道兩岸間不更該有類似期待嗎?孩子或許聽不懂,但大人們應可以從杜南、舒曼先生等的志業體會到這種情懷。

歐盟有句格言叫「多元一體」(United in Diversity)。這句話象徵歐洲民族團結為和平與繁榮的共同努力,並承認所有歐洲人皆受惠於歐陸上不同文化、傳統和語言資產。對歐洲國家而言,政治統合與維護文化、傳統與歷史多元乃並行不悖的道理。或許正因體認到彼此地理位置無法改變、唯有和平能確保人民福祉,歐盟才能成為人類史上最大超國家組織。反觀兩岸同為華語社會,血統、文化同質性極高,共享豐富歷史記憶,卻長期受短視意識形態所害難以統合,值得兩岸為政者慚愧。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因為大陸對台灣尚有主權企圖,但若當年德法僅相互懷疑猜忌,而非務實從煤鋼聯營、經濟合作逐步做起,怎有今日歐盟?難道兩岸在十年後、五十年後、一百年後,還是只剩統獨選項嗎?

馬上就到五二○總統就職,蔡總統二○一六年勝選時,提到「我會努力,讓我的國民,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筆者真希望蔡總統能進一步承諾「我會努力,讓兩岸人民,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並以善意與兩岸人民福祉,推動兩岸以和平方法逐步邁向統合。」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200518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