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一体 欧盟经验反思两岸未来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红十字日”,为的是纪念红十字运动发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终其一生致力于消弭战争与人道救援的志业。

五月九日则是“欧洲日”,纪念二战后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国外长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总理阿登诺提议:因煤钢是制造武器关键资源,为远离战争,追求永久和平,两国应成立煤钢共同体。共同体即为今日欧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与九日还是二战欧洲战区终战日(因德国投降生效日是欧洲中部时区八日,对俄国与东欧国家是九日)。这个关于“战争与和平”的巧合关联着实特别。

笔者每年欧洲日,都会赴台北欧洲学校参与庆祝活动。日前笔者和欧盟及英、法驻台代表等宾客去了学校,向校长老师们致意,也和上课中孩童做了简短却有意义的对话。其中,笔者被小朋友问到的有趣问题是“如何加入欧盟?”笔者除简短回答加入欧盟主要条件是申请国奉行自由民主法治、遵循市场经济规则、坐落在欧洲之外,还加一句话说到“因为台湾地理位置不在欧洲,所以应该没有办法加入欧盟喔!”说完后,有趣的是,欧盟驻台代表高哲夫(Filip GRZEGORZEWSKI)先生轻松却具智慧的说“现在不能,但不代表以后没机会。”乍听下似乎是外交辞令,但从欧洲经验来看,当年谁有把握会从法德两国首长对话孕育出欧盟?再换个角度,难道两岸间不更该有类似期待吗?孩子或许听不懂,但大人们应可以从杜南、舒曼先生等的志业体会到这种情怀。

欧盟有句格言叫“多元一体”(United in Diversity)。这句话象征欧洲民族团结为和平与繁荣的共同努力,并承认所有欧洲人皆受惠于欧陆上不同文化、传统和语言资产。对欧洲国家而言,政治统合与维护文化、传统与历史多元乃并行不悖的道理。或许正因体认到彼此地理位置无法改变、唯有和平能确保人民福祉,欧盟才能成为人类史上最大超国家组织。反观两岸同为华语社会,血统、文化同质性极高,共享丰富历史记忆,却长期受短视意识形态所害难以统合,值得两岸为政者惭愧。或许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大陆对台湾尚有主权企图,但若当年德法仅相互怀疑猜忌,而非务实从煤钢联营、经济合作逐步做起,怎有今日欧盟?难道两岸在十年后、五十年后、一百年后,还是只剩统独选项吗?

马上就到五二○总统就职,蔡总统二○一六年胜选时,提到“我会努力,让我的国民,没有一个人必须为他们的认同道歉。”笔者真希望蔡总统能进一步承诺“我会努力,让两岸人民,没有一个人必须为他们的认同道歉,并以善意与两岸人民福祉,推动两岸以和平方法逐步迈向统合。”

(作者为法学教授、律师)

20200518联合报